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不做權臣外室,我隻想種田 > 第284章 究竟有多好看

第284章 究竟有多好看

牽著霍延麟的小手走到一旁的車窗前,輕喚出聲:“大人。”馬車裡沒有回應。好像知道他不會搭理她,蘇令晚並未生氣,又叫了他一聲,對方還是未理之後,她索性也不喊他了。而是將霍延麟送上馬車,見他依依不捨地看著她,便許諾道:“過幾日我回府去看你。”“真的?”“嗯!”“拉鉤!”小傢夥擔心她說話不算數,伸出小手指要和她拉鉤,見他認真的小模樣,蘇令晚忍俊不禁地伸出手去,和他拉了拉。霍延麟:“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許變,騙...寨子裡許多人還是第一次見到池青真麵目,畢竟他一直都戴著麵具。

失了麵具的沈青川,明顯變得焦躁起來。

他看著坐在椅子上的霍延正,故意激怒他:“霍將軍想殺便殺,哪來這麼多事?”

霍延正沒說話。

他從椅子上起來,伸手接過雲鷙遞過來的匕首,緩步走到沈青川麵前蹲下身子,他問他,聲音平靜得猶如家常聊天:“你哪隻手打傷的她?”

沈青川看了一眼他手裡的匕首,不說話。

霍延正有的是耐心,再一次出聲:“哪隻手?”

“怎麼?霍將軍要對我嚴刑逼供不成?”

“你?”霍延正勾唇,“沒資格!”

話音落下的那一刻,隻聽見一聲慘叫,沈青川的左手被當眾斬下,血淋淋的斷臂,看得人膽戰心驚。

膽小點的,直接暈死了過去。

窗戶前,青柚一把捂住蘇令晚的雙眼:“姑娘別看,晚上會做噩夢!”

蘇令晚輕輕移開她捂著她眼睛的手,目光筆直地落在沈青川身上,心裡無比平靜。

好好做他的沈家二公子不好嗎?

為什麼非要當山匪?

這一切的惡果都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院子裡,被斬斷一隻手的沈青川幾乎要痛暈過去,他掙紮著看向霍延正,突然笑了一聲:“別說斷了一隻手,就是賠了這條命,我也值!”

霍延正沒說話,冷冷地看著他。

沈青川勾唇肆笑:“郡主的手可真軟,霍大人是不是許久沒摸過了?她在這山寨期間,你就不好奇我倆……”

“沈青川。”一道輕軟的女聲傳來。

沈青川身子一怔,他抬頭看向從屋子裡走出來的蘇令晚,目光一閃。

蘇令晚走到霍延正身邊,看著沈青川:“在你剛剛說出那句話之前,我並不恨你,你費盡心機劫我上山,並非真心喜歡我,我不知道你在預謀什麼,既然失敗了,成王敗寇,我覺得也沒什麼丟人的,但你不能汙衊我清白!”

沈青川沒說話。

霍延正將手裡的匕首丟給雲鷙,拿過帕子一邊擦拭著沾了血的手指一邊沉聲吩咐道:“將沈青川帶回營地,交由父親處置,至於其他人,移交當地官府!”

他說著將髒帕子丟在一旁,隨後牽了蘇令晚的手,垂眸看她:“走,咱們下山。”

蘇令晚任由他牽著走了幾步,卻突然停了下來。

霍延正看著她:“怎麼了?”

“腿疼,”走不動。

霍延正看她一眼,忍不住勾起唇角。

他在她麵前蹲下身子,將後背給她:“上來!”

蘇令晚立馬趴上去,雙手摟緊他的脖子,開心得不行。

霍延正穩穩地揹著她走出院子,身後不遠處,青柚和青鸞慢悠悠地走著,難得輕鬆。

青鸞:“真好,主子和姑娘終於到一起了。”

青柚:“你有沒有覺得,有咱主子在身邊,特別安心?”

青鸞:“別大意,危險時刻都在。”

青柚:“哎呦好煩!”

回去的路上,蘇令晚趴在霍延正身上睡著了。

她這幾日精神一直緊繃著,一直預謀著要逃走,不論白天還是晚上,心裡一直裝著事,白天不敢睡,晚上睡不著。

這會兒見了霍延正,蘇令晚也徹底放下心來,在霍延正背上沒多久,她就沉沉地睡了過去。

馬車就在山腰,霍延正抱著她上了馬車,馬車裡燃著爐子,暖意融融,蘇令晚睡得更香了。

這一覺,睡了好幾個時辰,醒來時,天已經大亮。

她躺在床上,看著房間裡陌生的一切,好半響沒回過神來。

這是哪裡?

意識漸漸回籠,她想起了霍延正,於是忙掀開被子下了床,隨意地披上一件衣服,便出了內室。

屋內的佈置完全陌生,但每一處都透著精緻的貴氣。

她正要掀開簾出去,青鸞拎著熱水壺從外麵走進來,見她衣衫單薄地站在那裡,忙放下手裡的水壺:“姑娘,外麵下了雪,天兒冷,快進內室,奴婢替你更衣。”

蘇令晚任由她推著進了內室,青鸞找衣服的空兒,她問道:“這是哪兒?霍延正呢?”

“主子出去了,讓奴婢跟您說一聲,他中午就回來。”青鸞給她找了身新衣裙出來,“姑娘今日就穿這個,一會兒隨奴婢去見見霍家老太爺。”

霍家老太爺?

蘇令晚驚了:“青鸞,你沒事吧?哪來的霍家老太爺?霍老將軍不是早就去世了嗎?你別開玩笑了行嗎?”

青鸞忍不住笑:“老太爺並未去世,當年老太爺和太夫人為了離開京城假死而已,隨後便隱居在此二十年。”

蘇令晚滿眼震驚:“真的?”

“自然是真的。”青鸞替她穿好衣裙,“姑娘去洗漱,熱水已經備好了。”

蘇令晚洗漱過後,坐在梳妝檯前,直到青鸞幫她梳好髮髻,她依舊沒從霍老將軍假死的訊息中回過神來。

青柚給她拎來了早飯。

素餡的餛飩,鮮嫩的薺菜,加了雞蛋和細粉,吃起來特別鮮美。

“這薺菜是太夫人種的,餛飩也是太夫人親手包的,”

青柚笑嘻嘻地道,“姑娘,您睡著時,太夫人來看過你,見你長得如花似玉白白淨淨,太夫人喜歡得緊呢。”

蘇令晚被她打趣得紅了臉頰。

一想到一會兒要見到赫赫有名的霍老將軍和巾幗不讓鬚眉的老夫人,蘇令晚就緊張得不行。

連帶著餛飩也隻吃了一半,便讓青鸞領著她去了老將軍和老夫人住的院子。

知道她要來,老太太一早便派佟嬤嬤守在院子門口。

佟嬤嬤見到蘇令晚過來,忙笑著迎上來:“姑娘來啦,怎麼不抱著手爐?山上氣溫低,可別凍著了。”

蘇令晚身上披著披風,脖子上圍著純白的兔毛,青鸞將她裹得很緊,她倒也沒覺得冷。

一旁青鸞出聲:“這位嬤嬤是老夫人身邊的佟嬤嬤。”

蘇令晚輕聲道:“佟嬤嬤好。”

“姑娘安好,外麵冷,快隨奴婢進屋吧。”

佟嬤嬤在前麵領路,蘇令晚跟在後麵,一起進了屋子。

屋子裡的暖炕上,坐著兩位老人,蘇令晚隻看了一眼便收回視線,規規矩矩地行禮問安:“杳杳見過老將軍老夫人。”

“來,快過來,讓我仔細瞧瞧我家正哥兒喜歡的姑娘究竟有多好看。””蘇令晚點頭:“好,等我回來就給你坐。”小傢夥伸出小手,要和她拉勾:“姑姑說話要算數。”一旁的喬南湘好笑地捏了捏小傢夥的小臉蛋:“你姑姑還會誆你不成?”“那也要拉勾。”蘇令晚伸出手指和她拉了勾,保證回家就給她坐,小傢夥這才開心了。喬南湘也想跟著去,卻被趙京勸阻了。“白神仙不喜歡人太多,我和正哥兒帶著麼麼去即可,你們在家等著就行。”他本來想推輪椅,但等他交待完話,卻發現霍延正已經推著蘇令晚開始往外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