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不做權臣外室,我隻想種田 > 第285章 有多想我

第285章 有多想我

,直接將他塞進長公主懷裡。霍延麟:“......”長公主一把扭住他的耳朵,陰惻惻地問:“我說話不溫柔?”“.......母親是這個世上最最最美麗溫柔的女人!”頓時,一屋子笑聲。待笑夠了,長公主問霍延麟:“下個月我過生辰,邀請那個姐姐來好不好?”長公主對當年蘇錦良的印象還是極好的。也覺得當年那個噘著小嘴的姑娘極其可愛又好笑。原本蘇家是未在她邀請名單之內,這次生辰,邀請的人不多,除了皇室中人,剩下的幾...蘇令晚起身走到老夫人麵前,任由她拉著她的手,老人的手乾燥而溫暖,蘇令晚忍不住抬頭,對上老夫人慈祥的雙眼。

“昨日可把我和老頭嚇壞了,正哥兒跑出去一趟,再回來竟抱了一個姑娘,若不是阿嫻替他解釋一番,我們當真以為他幹了什麼壞事。”

老夫人笑著道,“真沒想到,我那不開竅的孫兒竟有喜歡的姑娘,這可真是件大喜事。”

不等蘇令晚害羞,她接著問了一句:“你倆準備何時成親?孩子要一個還是要兩?我覺得可以考慮生三四個,你們若是養不了,就送到這兒來,我替你養著……”

蘇令晚臉頰爆紅,羞澀難當。

一旁霍老將軍出了聲:“說這些尚且太早了。”

他看向蘇令晚:“身體可好了些?還有哪裡不適?一會兒讓阿嫻再給你仔細看看。”

蘇令晚忙道:“已經好多了。”

老夫人這才注意到蘇令晚臉色蒼白,一看就是失了營養血氣不足。

於是吩咐一旁佟嬤嬤:“讓廚房那邊中午給姑娘燉份鹿肉,燉得軟爛一些,再添一盅乳鴿湯,上次的百年老參還有吧?給她添一支,好好補補。”

佟嬤嬤笑著道:“主子您太急了,鹿肉和老參都是大補之物,姑娘本就體弱,她如何能扛得住?不如今日先燉鹿肉,明日再燉老參,您看如何?”

“你看,關心則亂,倒忘了這一出。”老太太道,“那行,就依你,今日先讓她嚐嚐將軍獵的鹿肉。”她又問霍老將軍,“正哥兒今日怎麼又出門了?他何時回來可說了?”

“孩子們有事便讓他去忙。”霍老將軍朝蘇令晚招手,“可會下象棋?陪我下一盤。”

開麵館的時候,程墉好下象棋。

他找不到願意和他下棋的人,便每日一有空就拉著蘇令晚陪他下。

就這樣,蘇令晚一個物件棋絲毫不通的人,最後硬生生的被程墉逼成了二把刷子。

“會一點。”

老爺子一聽,立馬來了精神:“來來來,咱倆殺一盤。”

一旁丫鬟立馬搬了杌子過來,蘇令晚大大方方地坐了下來。

老太太笑著說:“老頭這下高興了,有人陪下棋了。”

蘇令晚原本以為老將軍棋藝高超精湛,但一盤下來,她看著對方淩亂的棋盤,陷入了沉思:這不會就是傳說中的癮大牌差胡亂下吧?

第二盤的時候,老頭就開始露出真麵目。

開始悔棋了!

“哎哎你等等,我不下這兒,我下這兒來。”

蘇令晚不說話,直接堵了他的路。

老爺子又不幹了:“不行不行,我還沒想好,你容我再想想。”

蘇令晚:“……”

等到對方終於落了棋,她毫不猶豫吃了他的棋,對方又不幹了。

“你這個小女娃娃,怎地如此絕情冷漠?你就不知道讓我一步麼?你讓我一步,不準吃我的……”

蘇令晚也上了脾氣。

就是不幹!

“你要是再這樣,我就不和您下了。”

“行行行,就這一次,下不為例!”

蘇令晚信他了。

但接下來,老爺子的無賴行徑讓她睜開了眼。

她吃他的棋不行,不僅不行,還得給他讓路,不然就吹鬍子瞪眼。

蘇令晚:“爺爺,我不下了。”

“你…….”

“我發誓再也不和您下棋了!”蘇令晚氣得連形象都顧不上了,“您在沒下棋之前,在我心裡的形象是高大又神聖的,就像天上的老神仙似的,讓我心懷崇敬之意;但現在……”

老爺子渾不在意。

“你先別說那些話,先來陪我下完這一盤。”

“我不下!”

“嘿你……”

一道熟悉的男聲傳來:“什麼事這般熱鬧?”

聽到他聲音的那一刻,蘇令晚像是見到了救星,立馬朝霍延正快步迎上去,到了他跟前,她委屈得不行:“你管管爺爺,他耍賴,我再也不要陪他下棋了。”

霍延正身上還穿著黑色大氅。

大氅上落了一層白雪。

他解下大氅,將其交給一旁的青鸞,隨後牽了蘇令晚的手走到同樣氣鼓鼓的老爺子麵前:“我不在家,您就這麼對她?”

“哼,這小女娃長得怪好看,但脾氣太倔,我讓她讓我一局,她都不樂意。”

蘇令晚一聽,更委屈了:“我何止讓了您一局?我都讓您好幾局了?”

老頭理直氣壯:“那為何我還是輸?”

“.…..”

牌技差是她的錯?

見她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霍延正無奈勾唇,靠近她低語:“他現在就一老頑童,你和他計較什麼?下次你就隨便下下,別當真。”

蘇令晚看他一眼,沒說話。

霍延正拱手麵對老爺子:“祖父,孫兒先讓她回去了,下午再過來陪您。”

“你陪我下棋?”

“不下!”

蘇令晚沒忍住,撲哧笑了起來。

恰好這時老太太走進來,她手裡拿著幾支綠梅,見霍延正來了:“午飯快好了,一起吃了再回去。”

霍延正沒拒絕。

兩人陪著二老吃過午飯,又坐著說了會話,老太太見霍延正有些心不在焉,眼神不時地往蘇令晚身上掃,便打趣道:“若再留你們下去,正哥兒可該惱我們了。行了,回去吧,路上雪滑,正哥兒牽著杳杳,別摔了。”

霍延正領著蘇令晚起身,告辭出門,沿著小路朝她住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蘇令晚明顯感覺到霍延正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同於昨日的擔心,是毫不遮掩的炙熱。

她心跳也不由自主地快了幾分……

原本跟在他們身後的青鸞不見了,整條路隻剩下他和她。

蘇令晚不由自主地落了幾步,她不敢靠他太近,但由於一直在分神,根本沒注意腳下,路上結了冰,她腳下一滑。

叫聲即將溢位喉嚨的那一刻,男人的胳膊伸了過來,一把勾住她纖細的腰身。

下一瞬,她整個人被對方摟在身前。

蘇令晚驚魂未定:“嚇死我了……”

她說著抬頭,撞進霍延正深沉的黑眸。

那裡麵情緒翻湧,炙熱,滾燙。

她頓時什麼話也說不出來了。

霍延正將她整個裹在自己大氅裡,胳膊圈著她纖細的身子,兩人貼得極近,近到彼此的心跳清晰可聞。

四周,隻有風的聲音。

在他滾燙的目光下,蘇令晚口乾舌燥,她想說點什麼緩解一下氣氛,卻聽見霍延正開了口。

他嗓音低沉,磁性至極。

“蘇晚晚,你有多想我?”!”蘇令晚一把將她推倒在地上,“章翠嵐,你夠了!”章翠嵐是蘇母的名字。倒在地上正‘哎呦哎呦’大叫著的蘇母,一聽到她直呼她的名字,當場傻眼了。“你......你......你竟敢......哎呦來人吶殺人吶,這個小賤人她竟敢大逆不道......”章萱萱和劉氏跑了進來。看到蘇母倒在地上,章萱萱難以置信地看著蘇令晚:“你竟敢打你娘?”劉氏更是誇張:“天啊天啊,你是要遭天譴吶,你怎麼能動手打生你養你的母親...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