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不做權臣外室,我隻想種田 > 第286章 太刺激了吧

第286章 太刺激了吧

是,抿著半天的唇線終於有了弧度。開口,嗓音低沉悅耳:“挺好!”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卻讓蘇令晚眼睛一亮。她開心道:“多謝大人誇讚。”坐在一旁的韓序驕傲起來,他對霍延麟說:“你蘇姐姐厲害著呢,還會折燈籠和小兔子。”霍延麟一聽,一把抱住蘇令晚的胳膊,開始撒嬌:“我要燈籠和小兔子。”“可是沒摺紙......”“我讓人去買!”韓序正要吩咐隨從,一旁霍延正開了口:“雲翳!”雲翳彷彿從天而降,掀開簾子走進來:“大...霍延正嗓音低沉,磁性得撩人心絃。

蘇令晚羞得不行,她往他身上貼了貼,小聲道:“你非要在這裡問嗎?”

外麵天寒地凍,又人來人往。

他就不能找個暖和點的地方再問?

霍延正勾唇,一把握緊她的手,拉著她就往他住的院子大步走去。

他走得極快,蘇令晚一路小跑著跟上他的步子,到了最後,她實在跑累了,索性不走了。

霍延正也停了下來,回頭看她,對上她氣喘籲籲的模樣,忍不住輕笑一聲,接著轉身走過來,一個彎腰將她打橫抱起。

蘇令晚:“.…..你別這樣。”

怎麼就這麼急?

霍延正沒說話,抱著她幾步進了他住的院子,正在院子裡掃落雪的冬安見他抱著蘇令晚走進來,忙迎上去:“爺,可是姑娘受傷了?”

蘇令晚:“.…..”

她一頭紮進霍延正懷裡,動也不敢動一下。

霍延正淡淡地睨了冬安一眼,那眼神雖淡,但看得冬安頭皮一陣發麻。

他立馬低頭,轉身溜著牆邊走得老快,很快就不見了人影。

霍延正抱著蘇令晚進了屋。

屋內,燒著地龍。

霍延正抱著她坐在軟榻上,抬手解開她身上的披風,又解了她脖子上的兔毛,他動作不急不緩,可蘇令晚卻心跳如雷。

屋內原本就暖,此刻更是熱了幾分。

手心似乎都滲出了汗水。

她也學著他解了他身上的大氅,大氅一落下來,霍延正突然一把將她大橫抱起,大步進了內室。

蘇令晚剛被放到床上,霍延正就壓了下來。

嚇得她下意識地拿手去推他:“你……你別過分!”

她以為他要這樣那樣。

霍延正動作一頓,看著她,低聲問:“你不願意?”

蘇令晚一聽,推他更狠了:“霍延正,你敢?!咱倆還沒怎麼樣呢。”

她現在好歹也是秦陽王府上的郡主,但即便她不是郡主,是普通人家的女孩,那該有的規矩也是要守的。

三書六禮,三媒六聘……這些一樣沒有,她怎麼會願意?

即便再愛他,也是不行的。

霍延正倒也不急,他單手撐在她身側,垂眸看著她:“怎麼?兩個月不見,連親一口都不讓?”

“親……親?”

霍延正挑眉:“不讓?”

“隻是親?”

“怎麼?不夠?”霍延正壓下來,一把將她的雙手固定在頭頂,薄唇幾乎要貼上她的唇瓣,“我不介意再來點別的。”

蘇令晚:“.…..”

是她想多了。

見她不說話羞紅了臉頰,霍延正眸色漸深,視線落在她粉嫩的唇上,低頭壓下去。

闊別兩個多月的思念,在這一刻全部化為唇舌的糾纏。

不知何時,霍延正鬆開她的雙手,蘇令晚勾著他的脖子,將自己主動貼向他。

屋內氣溫,驟然升高。

到了最後,已然失控。

帳幔之間傳來幾聲嗚咽,是姑孃的控訴:“你說過隻親親……”

霍延正輕笑一聲,嗓音低啞得要命:“乖,我在親……”

“你往哪兒……霍延正……你親哪兒……別……臭流氓…..”

整整一下午,屋子裡的動靜就沒停過。

冬安守在院門口,見雲鷙過來,一把攔住:“不許進去!”

雲鷙:“有封飛鴿傳書。”

“再急的事也沒有咱主子現在的事重要。”

雲鷙一個練武之人,當然耳力驚人。

他稍微一聽,便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於是便和冬安站到一塊,無聊得開始數院子裡的幾棵冬青樹。

直到天色將暗,屋裡的動靜才平息下來。

緊接著,換了一身錦袍的霍延正從屋子裡走出來,雲鷙和冬安立馬上前,一起進了隔壁書房。

書房內,冬安給自己主子爺倒了杯茶遞過去。

霍延正接過一飲而盡,他將茶杯放下的同時出了聲:“去告訴佟嬤嬤一聲,晚上我這邊要一個暖鍋,裡麵多加點小酥肉,晚晚住,我要和蘇蘇一起住。”一旁長公主聽了忍不住樂:“你要點臉行嗎?你都多大了還和姑娘一起住?你就不怕說出去丟人?”“我丟什麼人?我還小。”國公爺瞥他一眼:“不準,自己住自己院子,我會隨時回來抽查你的功課和你在家的表現,若是不滿意,我不介意將你帶去軍營歷練歷練。”霍延麟:“......蘇蘇你看到了吧?你可算看到了吧,這就是我的親爹親孃和親哥,嗚嗚嗚我在這家一點地位也無。”長公主抬手給他一暴慄:“一點正...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