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不做權臣外室,我隻想種田 > 第287章 答應你

第287章 答應你

毛尖這些她都有了,客人百種口味,她想添些新茶,可一直沒找到合適的。她還是頭一次聽說泰山女兒茶,便立馬心動了。“大人去幾天?”“來回估摸半個月。”半個月......蘇令晚想了想,店裡的事有青鸞在,她是放心的,再加上桑寧替她管著賬......想到這兒,她便點了頭:“好,大人何時出發?”“明日一早我來接你!”“行!”蘇令晚又想到一事,“那我今晚得回趟國公府,臨走之前得見見乾孃他們,半個月還是蠻久的。”“...原本就羞得無地自容的蘇令晚被青柚這一句話,更是臉紅到了脖子上。

“你幫我去拿套衣裙來。”

青柚立馬笑嘻嘻地走進來,手裡捧著一套衣衫:“奴婢早就過來了,一直等著姑娘您醒呢。”

她將衣衫放在一旁,隨後對蘇令晚道:“青鸞去弄熱水去了,姑娘剛醒,泡了熱水澡解解乏,廚房那邊奴婢聽說給您做了暖鍋,主子吩咐的,有姑娘最喜歡的小酥肉。”

蘇令晚問她:“霍延正呢?”

“主子去了老將軍的書房,一會兒就回。”

“嗯。”

青鸞拎著熱水走進來,蘇令晚就在霍延正這裡洗了澡。

剛穿好衣服從裡麵出來,霍延正就回來了。

他解下身上的玄色大氅交給青柚,隨後接過她手裡的幹帕子道:“我來。”

青柚立馬抱著他的大氅出去了。

屋子裡頓時隻剩下他們兩人。

坐在梳妝檯前的蘇令晚,頭也不敢抬,更不敢去看身後替她擦拭溼發的男人。

霍延正倒沒事人一樣,見她從他進來一聲不吭,抬眸看了一眼鏡子中的姑娘,好笑地問:“臉皮這麼薄?不就是多親了幾口……”

蘇令晚抬頭,朝鏡子裡的他輕輕瞪了一眼:“閉嘴!”

“我不過就說了一句,怎麼就惱了?”霍延正一邊慢條斯理地替她擦著頭髮,那把慣常握劍的大手,動作放得十分輕柔,生怕弄疼了她。

蘇令晚一個轉身,麵對著他,將脖子露出來:“都是你乾的好事,青柚都笑話我了。”

“她敢笑話你?”

“對!”蘇令晚看他,“你把她和雲翳分開,不要讓他們在一起!”

霍延正輕笑一聲:“好!”

見他真答應了,蘇令晚立馬改口:“我說著玩的,我最喜歡青柚了,不許你拆開他倆,我還想偷看他倆親親抱抱呢,上次在小樹林,我就瞧見了,青柚可生猛了,直接跳到雲鷙身上……”

“蘇令晚!”

“啊?”

“看別人就這麼刺激?”

“也不是…….”

“我不介意和你來點更刺激的。”

蘇令晚嚇得立馬求饒:“我就說說嘛。”隨後又道,“你還想怎麼個刺激?我身上都被你掐紫了,疼得難受……”

她可委屈了,“你一點不知道心疼我,就光想著你自己。”

霍延正一聽,一把將她抱進懷裡,放軟了語氣:“我錯了,下次我保證輕點。”

“沒有下次!”蘇令晚兇巴巴地一把推開他,“親親抱抱都可以,但其他的,都不行。”

兩人雖然不到最後一步,但除了最後一步,霍延正這個臭不要臉的,那些該做不該做的,都做了一變!

她伸一把扯過他手裡的帕子,扭過身子,自己擦起頭髮來。

霍延正無奈勾唇,他俯身下來,雙臂輕輕環住她的身子,在她耳邊輕聲道:“祖宗,我答應你總行吧?”

蘇令晚擦頭髮的動作一頓:“你說話算數!”

“嗯。”

他順手接過帕子,替她擦乾頭髮,最後還笨手笨腳地想替她挽髮髻,卻發現這玩意比殺人還難。

最後無奈隻能蘇令晚自己動手,簡單地挽了一個分心髻。

梳好發,冬安領著丫鬟走進來,手裡端著飯菜。

飯菜陸續上桌,飯菜的香氣飄來,蘇令晚感覺真餓了。

中午在老太太院裡,她一直被霍延正盯著,心神不寧,自然沒吃幾口。

下午又被他狠狠地欺負了一頓,更是耗了不少體力。

這會兒坐在飯桌前,看著暖鍋裡翻滾的小酥肉,她拿起筷子,看向對麵的男人:“能吃了嗎?”

霍延正看她一眼,拿過她的湯碗,先給她舀了一碗參湯。

“祖母吩咐人燉了一下午,你先喝一碗。”

蘇令晚點頭,接過那湯,輕輕地喝了一口。

入口的鮮味,再加上人參的藥膳味道,一點不難喝,倒是挺合她口味。

她一口接著一口,不自覺地將一碗湯喝完了。

放下湯碗,霍延正便給她弄了一碗小酥肉:“吃吧,有點燙,慢點。”

剛喝了一碗湯的蘇令晚,肚子裡有了東西,便不再那麼急。

酸辣湯的小酥肉暖鍋,裡麵加了蛋餃、滷過的豬蹄燉得軟爛,小青菜,豆腐……熱氣騰騰的一鍋,吃得蘇令晚很快就出了汗。

霍延正倒沒吃多少,見她出了汗,便用帕子替她擦掉:“要不要嚐嚐祖母釀的果酒?”

蘇令晚看了一眼那果酒:“什麼口味的?”

“青梅和桃子混合一起的,我嘗過一次,口味極好。”

蘇令晚喜歡喝果酒。

特別是冬天吃著暖鍋的時候,她是最喜歡配著果酒一起。

於是,點了頭:“好,你先倒一杯我嚐嚐。”

霍延正給她倒了一杯,蘇令晚接過嚐了一口,甘甜可口,竟無半分青梅的酸澀。

她沒忍住,一杯兩口就喝光了。

見她喜歡,霍延正倒沒攔她。

她喝完一杯,他就給她再倒滿。

很快,蘇令晚便有了醉意。

她看著眼前的霍延正,小臉紅撲撲的,眼神迷離:“你……你怎麼變成好幾個了。”

霍延正放下手裡的筷子,抬眸問她:“吃飽了?”

“唔……有點暈呢。”

蘇令晚扶著桌子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不喝了,這酒好暈……青柚……青柚我要回去睡覺。”

她抬腳就往外去,卻被霍延正一把拉住。

“去哪兒?”

姑娘在他懷裡,仰臉看著他,嘿嘿地樂:“回去睡覺。”

“外麵很冷,今晚就留在這裡。”

“不要!”蘇令晚扒拉著他抱著她的手,掙紮著往外去,“我要回自己床上睡,我不要和你睡…….你是個大壞蛋。”

一聲輕笑,霍延正索性將她抱了起來。

他抱著她朝內室去,蘇令晚雖然暈得厲害,但心裡卻清楚得很。

見他抱著她又要往床上去,氣得拿手捶他:“姓霍的,我要回去,我不要在這裡。”

霍延正沒理她,徑直將她放在床上。

但此刻的蘇令晚哪會乖乖地躺著,他一鬆開她,她就往外跑。

霍延正一把拽住她的胳膊,將她拉回身前,無奈輕嘆:“我今晚睡書房,這總行吧?”

蘇令晚想了好一會兒,終於點了頭:“那你睡書房,我睡這裡。”

“嗯。”

“好。”

她暈得實在厲害,一頭栽進柔軟的被褥之間,眼睛一閉,直接睡了過去。

霍延正坐在床邊,看著她半響,最終解開她身上的衣服,將她塞進被子裡,隨後又打來熱水,替她簡單地擦拭了一遍。

睡到半夜,蘇令晚感覺身上有異樣。

她迷迷瞪瞪的睜開眼,身前被男人的大手揉捏著,後背緊貼著對方的胸膛,有些沉的呼吸噴薄在她耳根處……

“霍......延正?”

男人輕笑一聲:“醒了?”

他根本不給她回神的時間,一個翻身壓上來……是你們小時候嗎?都四十多歲的人了,還睡在一起?”趙靜昭不服氣:“四十多歲的人就不能睡一起了?”趙京:“.…..那我睡哪兒?”趙靜昭:“你愛睡哪兒睡哪兒,我管得著嗎?”趙京:“.……”霍戰年,快來把你家無賴拖走!……青柚揹著蘇令晚回到相思園,伺候她洗漱,又喝了一碗醒酒湯。不知是不是醒酒湯還是洗了澡的緣故,原本醉得迷迷糊糊的蘇令晚,突然清醒了幾分。見她醒了過來,趴在床上瞪著大眼睛毫無睏意。青鸞將藏了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