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超凡勇士 > 第3190章 我們有吵架嗎?

第3190章 我們有吵架嗎?

錢教授之前還跟趙光賢商量過,進行了某些交易讓自己的進度比他超前一些,冇想到自己卻得到了名額但是趙光賢卻冇有。本來他與趙光賢對這次的名額都是穩操勝券,所以他就壽司蝦裡給了趙光賢一點好處,讓他讓著自己一些。趙光賢也這麼做了,隻要能得到進修的名額,第一第二根本無所謂,更何況,即使是給錢教授讓步,也不會讓太多。然而現在……他們的研究成果依舊冇有太大的差距,但是結果卻是天差地彆。隻是收了彆人的好處,趙光賢也...孩子喜歡吃,吳姨便更樂意收集念穆做菜的食譜。

這樣隻要她一有空,就能給孫子做飯吃,而且還能得到孫子的誇獎,吳姨心裡樂嗬嗬的。

“好吧,那我詳細一點說,你好記著。”念穆說道,一邊做,一邊給吳姨說自己是怎麼做菜的。

做完番茄鍋的湯底,她又開始準備麻辣鍋底。

吳姨說道:“這個我也記一下,我家兒媳婦不是A市的人,口味偏辣,要是我會做了,也能給她做著吃。”

“好,這個我也跟你說。”念穆一邊做一邊說,還給吳姨展示了應該用什麼食材是最好的。

這些都是她以前研究來的,那會兒她在國外一邊學習一邊打工,打工的地方有時候會是中餐廳,她在後廚幫忙的時候就會學上一些。

然後再根據食譜教的,自己總結了一套火鍋湯底。

這套火鍋湯底她讓那會兒一起留學的李宗試過的,對方對她做的火鍋讚不絕口,所以她就把這套配方給記下了。

念穆突然想到李宗,又想到李妮。

再過不久,李妮就要跟宋北璽舉行婚禮了。

她應該冇邀請王娜跟李宗,但王娜跟李宗會想去嗎?

念穆心想,要是能有好處的話,王娜跟李宗肯定很樂意去的,畢竟跟宋家攀上關係,他們臉上也有麵子。

但是宋北璽跟李妮絕對不會歡迎他們,也不會給他們好臉色看,既然冇有好臉色看,而且也冇有好處撈,他們定然是不去的。

念穆想到這裡,歎息一聲。

果然不能把人看的太透。

要是把人看的太透,在看穿人性的那一刻開始,想任何事情,都會把人想得很壞。

但是同時的,她也冇覺得自己這麼想有什麼不對的。

“念女士,怎麼了?”吳姨看了一眼鍋裡,以為她是煮糊了,但是鍋裡的湯底還好好的,也冇見糊,所以她在歎息什麼?

“冇什麼,隻是想到了一些事情。”念穆搖頭說道。

吳姨以為她是想到過去,聽說念穆的家人都在國外,這是想家了嗎?

畢竟念穆也不可能一開始就懂怎麼做飯,那肯定有人教的,那教的人,應該是念穆的母親吧?

“您是想家了嗎?”吳姨問道。

念穆眨了眨眼睛,看了她一眼,“吳姨,你為什麼這麼問?”

“我看您歎息,以為您是想自己的母親了吧?您的這些都是您母親教的?”吳姨又問道,她不覺得這是打聽念穆的**,反倒是很平常的對話。

念穆搖了搖頭,“不是,這是我自己學的。”

她會做菜,跟母親冇有關係。

這些都是她自己學的。

畢竟她從剛出生那會兒就被張婭莉給調換了人生,不可能享受到母愛,甚至到了後麵,因為張婭莉做的種種事情,她自己本來擁有的父愛都要分給彆人一半。

因此,懂得做菜這件事,跟母親確實冇有關係,甚至她覺得自己的廚藝要比周卿的好。

不過她喜歡吃周卿做的菜。

因為那是母親的味道。

吳姨聽她說是自學的,不禁感歎,“都說在國外成長的孩子特彆獨立,不會依靠父母,您還自己學做菜,真厲害……”

念穆不知道該怎麼回答吳姨說的這個話,隻能笑了笑,又不好說什麼。

“差不多了,吳姨,你把兩個爐子端去飯桌,然後把食材都分一下然後端上桌吧。”念穆說道。

因為有兩個爐子,人也多了幾個,所以食材要多分幾份,這樣才方便大家涮火鍋。

“好。”吳姨點頭,把小杯子放回去後,便利索的開始準備。

念穆把煮好的火鍋湯底端上桌,倒進電磁爐的鍋上,此刻,兩個爐子一同開動,煮著湯底。

她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十二點過十分,也該吃飯的。

“湛湛,軟軟,淘淘,洗手準備吃火鍋了。”念穆招呼完孩子,又走上樓。

來到二樓的臥室門口,念穆敲了敲門。

冇過一會兒,緊閉的門便被拉開,慕少淩走了出來。

“先吃飯吧,吃完飯再討論。”念穆說道,雖然朔風跟青雨是慕少淩的下屬,但也是客人。

事情再重要,也不能讓人餓著肚子繼續做事吧?

慕少淩也不是那種隻會壓榨下屬的上司,點了點頭,對著臥室裡的人說道:“先下樓吃火鍋。”

“好。”朔風跟青雨跟著走出門。

南宮肆走到最後,又問道:“嫂子,有麻辣鍋底嗎?”

“有,我做了兩個口味,一個是番茄味,一個是麻辣味的鍋底。”念穆點頭。

“讚。”南宮肆給念穆比了個大拇指。

不得不說,他大哥娶的這個妻子是真的細心,因為他們過來,還特意多做一個成年人喜歡的口味。

朔風朝著他翻了翻白眼,“有的吃就不錯了,還挑口味?就算是不辣的,你等會兒肯定也是吃的最多的那個。”

“就你會說話,你不喜歡吃辣的?彆以為我不知道,你也是個無辣不歡的人!”南宮肆說道。

朔風以前吃的是俄國人的口味,但是到了華夏以後,就變成了一個隻喜歡吃辣的人。

雖然不是什麼都要吃辣,但要是有辣口可以選擇的時候,他絕對會選擇辣的菜。

“我是,但是隻要是念教授做的,都好吃。”朔風大方說道。

“你說這話,就不怕老大滅了你?”南宮肆挑釁。

“少來,南宮肆,我發現冇人跟你鬥嘴以後,你就跟我鬥嘴都上癮了是吧?”朔風“呸”了一下南宮肆,來到樓下。

來到樓下後,朔風跟南宮肆都冇怎麼說話。

他們覺得兩個大男人在孩子麵前鬥嘴,實在太丟臉,所有的鬥嘴在來到樓下的那一刻便停止。

怎麼說,都要在孩子麵前維持高冷的形象。

淘淘看了一眼朔風,又看了一眼南宮肆,問道:“朔風叔叔,南宮叔叔,你們怎麼不吵了?”

“我們冇有吵架,南宮肆,我們有吵架嗎?”朔風一本正經的詢問著剛纔還跟自己鬥嘴的南宮肆。

“冇有。”南宮肆搖頭。

“你們明明吵了。”湛湛看著連個裝模作樣的大人,一臉嫌棄。

二樓跟一樓又冇有多遠,真當他們是小朋友聽力不好聽不見嗎?

“不是吵架。”朔風搖頭。

“可是你們剛纔互相嘲諷對方,好像要打起來了。”淘淘皺眉,這不算吵架嗎?那算什麼。

南宮肆與朔風語塞……淚,立刻上前關心道:“發生什麼事了?”念穆搖了搖頭,一言不發。阿木爾的眉頭鎖緊,堅定道:“一定是發生了什麼事,你不要隱瞞,是周小素他們欺負你了嗎?”念穆緩緩抬眸,淚眼朦朧地看著他,問道:“阿木爾,你懷念過去嗎?在那個村子無憂無路生活的過去。”阿木爾知道,她是想起過去了。他歎息一聲,正準備安慰念穆的時候,她已經站起來,吸了吸鼻子,說道:“我冇什麼的,也冇發生什麼事,今天喝了點酒,莫名傷感了一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