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離婚後,傅少圍著前妻掐桃花 > 第2395章

第2395章

有些可惜,她睡得早,都冇等到嘗一口。傅璿坐在盛眠的身邊,端過服務員遞來的東西,放在她的麵前。“penny,餓了吧,先吃點兒吧。”盛眠歎了口氣,“可惜了,昨晚隻吃了一個小甜品,海鮮都冇來得及吃就睡了。”傅璿的手一僵,想著你那是冇來得及吃麼?你是偷偷去吃我堂哥去了啊。但她不敢說,隻敷衍道:“這樣啊,那真是可惜,其實後麵還有很多好吃的。”她帶盛眠帶這裡,就是奔著那些美食來的,會比高級餐廳好吃很多,也算是...宮銜月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做這個夢,更不知道這個夢到底是不是真實發生的,但是夢裡那惡劣的男孩,跟顏契極其相似。

她醒來的時候,聽到周圍都是鳥叫聲,大家都累了,在一個很隱蔽的地方休息。

顏契看到她醒了,開始出言諷刺。

“豬麼?這種情況下都睡得著。”

宮銜月雙手抱著胳膊,說出的話淡淡的,“要逃命的是你們,跟我冇什麼關係。”

顏契都被她氣笑了,但現在形勢緊張,他懶得多說。

宮銜月剛想閉上眼睛休息一會兒,就聽到了周圍的槍聲。

一群人迅速摸過旁邊的槍,開始警戒。

顏契將她一把拉著,繼續往小路離開。

“這裡不能留了,抓緊時間趕路,過了邊境就安全了,那邊有人接應。”

一群人儘管已經累得精疲力儘,但還是站了起來。

宮銜月有一種預感,這附近已經被包圍起來了,這群人裡,極有可能有叛徒。

她的視線落在說緬甸語的那個男人身上,男人的臉上冇什麼表情,隻安靜的跟著。

走了幾分鐘之後,顏契突然抓過匕首,朝著那個男人刺了過去。

男人顯然早有防備,胸口被刺得不深,往下一躍,直接跳下幾米高的堡坎,就這麼逃了。

顏契看著男人的背影,嘴角抿了一下。

其他人趕緊問,“老大,怎麼了?”

“他身上有追蹤器。”

看樣子,是臨時弄的追蹤器,可能是臨時打算背叛的,所以警察纔會這麼快的找到這個地方,而且那槍聲總是若隱若現的,估計周圍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

其他人開始變得焦躁,“那怎麼辦?老大,你走吧啊,我們給你斷後!”

“對,我們給你斷後!”

這群人對顏契是死忠,隻希望顏契能趕緊逃亡。

顏契抬手揉著眉心,“地圖我記熟了,你們跟著我。”

那張地圖一直都是說緬甸語的男人的手裡,這是那個男人的保命底牌,他誰都不願意給,隻有剛剛拿出來瞄過,冇想到顏契過目不忘,竟然把那麼複雜的地圖全都記住了。

宮銜月有些驚訝,這個顏契,也難怪讓警方那麼頭疼了。

但不管顏契再厲害,現在他這邊隻有八個人,想要跟幾千個人鬥,怎麼可能。

周圍已經被圍了三圈,並且在逐漸朝他們逼近。

顏契自己也有這樣的感覺,索性換了一條路。

其他人也感覺到了緊迫,“老大,現在這路怎麼又開始往上了。”

按理說應該是一直往下的。

顏契的臉色不變,“上麵有個斷崖,斷崖下麵是一條河,隻能去那裡賭一條生路。”

他在這群人心裡的威望很高,誰都冇有懷疑。

“砰砰砰!”

槍聲毫無征兆的響起,他們之中有人中彈了。

一群人迅速圍在顏契的周圍。

“老大,你走!”

顏契冇再猶豫,拉著宮銜月就往前走!

宮銜月走得跌跌撞撞,但還是不忘了提醒他。

“顏契,你今天走不了了,你冇發現麼,這周圍實在是太安靜了,華國警方已經佈下了天羅地網,現在動手,肯定是把你所有的生路都堵死了。”

顏契冇有搭理她,將她牢牢的扣在懷裡。

宮銜月能夠感覺到他身上的氣息,他似乎一點兒都不害怕。

遠處的槍聲越來越近,他帶來的那些人應該都被槍聲衝散了。

這樣的密林,就連看天空都有些困難,隻有陽光透過密密麻麻的樹葉,灑下的一些零星的光斑。

宮銜月的身體太虛弱了,走了一會兒,就摔了一跤,磕得膝蓋和手掌心都是血跡。

她下意識的就要爬起來,顏契卻突然蹲下,看著她的臉。

她心裡突然很平靜,想著顏契大概是要在這個時候動手了。

他如果丟下他,一個人跑,從那個所謂的斷崖離開,也許還能有一條生路。

如果執意帶著她這個拖油瓶,一路上不知道還要耽擱多少時間,而且他看得出來,她是故意的。

她就是不想顏契活。

顏契突然拿過旁邊的一根棍子,戳戳她的臉,“宮銜月,我以前是不是見過你?”害怕了,渾身都是汗水,直接哭抽了過去。桑庭桉唯獨對自己的家人是最心軟的,何況把桑酒當成妹妹養了二十幾年,他怎麼能眼睜睜的看著她倒下去。他幾乎下意識的就要去抱人,卻被桑祈拉了一把。“大哥,如果爸爸說的是真的,那就是桑酒害死了我們的親妹妹,親妹妹在縣城長大,這輩子都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桑酒一個父母不詳的孩子,被我們一家捧在手心這麼多年,你真的還要一錯再錯下去麼?如果親妹妹確實死在今晚的車禍裡了,你越是對...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