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神魔聊天群 > 第一百九十六章向南出馬(1)半個小時後…

第一百九十六章向南出馬(1)半個小時後…

容分說地道。向南感覺好不憋屈,憑什麽啊?不過現在說這些已經晚了,因為在他們說話的時候,校慶已經開始了,而且居然第一個節目就是拳館協會和武術協會的對擊表演!向南真是欲哭無淚啊,不過沒有辦法,隻能硬著頭皮上場了,可是讓他絕望的是,對方居然是一個肌肉男,看自己的眼神就好像狼看羊一樣……這還怎麽打啊?唉,大不了一會自己認輸算了……“六月激情,飄灑青春……”在主持人一長串的慷慨致詞引出了今天的主題之後,這才...向南大概瞭解個所以然,就是說村子裏麵竟然發生一些雞鴨魚肉被偷,還有就是一些鬧鬼的現象,可是聽說有人看到是人為,所以才報到了國安局那邊。

向南可不覺得這個世界上沒有鬼,這個村子本來看起來就像是電視劇裏麵的**一樣,就算沒有鬼,裏麵肯定也有什麽不幹淨的東西。

如果說世界上真沒有鬼,那麽向南上一次在洞裏麵看到的那個女鬼又怎麽說。可能隻是大家沒有遇到過,但不能一門心思的說沒有。

聽完村子大爺的說法,向南心裏不知怎麽的有了一種直覺,他感覺到這次的事情肯定不一般。

頓了頓,向南便和老爺子到了一處住所,這裏是老爺子過去的舊房屋,每一處都充滿了破舊感。

老爺子看著這滿牆的蜘蛛網還有地上的灰塵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那個,我也是好久沒來了,上一次還是住在別人家裏挺長時間,所以這次隻能住這兒了!你將就一點吧!”

向南笑了笑:“沒事。”

可惜剛來到這兒了就已經是晚上了,向南和老爺子匆匆收拾了睡覺的屋子後便睡在了床上。

可是向南翻來覆去的在床上睡不著覺,總覺得今天要有什麽事情發生,於是便起了床往外麵走去。

馬路兩邊的樹林,向南覺得一定有蹊蹺,便拿起手電筒進了右邊的樹林。

剛進去,就像是自己的心裏作用在嚇著自己一樣,向南也同樣,總感覺身後有人一般,可是每次轉身後隻能看到一片黑夜。

向南的五官不論聽覺還是嗅覺都是平常人的幾倍,所以一旦有什麽聲音與味道他都可以聞的清清楚楚。

突然,向南聞到一股子燒焦的味道,味道極其濃鬱。於是,向南便追著那個味道跑去,他倒要看看是誰在半夜還燒火。

匆匆忙忙跑到了跟前,向南隻看到一個白色的背影,而那個背影明顯是跑過去的,可是大夏天的在樹林裏麵穿著白色的寬大衣物,又是跑著離開,那就肯定是人了!

向南走到了那堆火旁邊湊近聞了聞,除了一股子燒焦味,向南還能聞出一種什麽動物肉腐爛的味道,像極了他上次聞到的哈思味道,相比之下,眼神的味道倒是比哈思好聞多了。

仔細觀察火堆的向南殊不知此刻身後正有一個恨恨的眼睛在盯著自己。

向南隨後便回到了住的地方,這種事情不能急,以後他們有的較量。

第二天一早,陽光明媚,向南在許多鳥兒的歌唱聲中起了床。

向南可不想浪費太多的時間,今天或者晚上他一定就要破案,不然多對不起自己的三十萬酬勞。

現在向南也斷定這個搞鬼的一定是人不是鬼。

於是向南便找人放出訊息,稱這次來的調查人員傻逼的不行,整個就一個智商為負數的成年人。

這樣放出風聲就可以讓那個搞鬼的人放鬆警惕。

大概中午的時候,向南又回到了昨天晚上他看到搗鬼人的火堆,隨後便運用了回憶符,看到了昨天那個人的嘴臉。

向南便將這個人的臉拍了下來,製作成了一張照片,向南拿著這張照片在村子最前麵馬路上一點一點的問。

向南看到了一個人便問:“你見過這張照片上的人嗎?如果見過,那麽你認識他或者知道他在哪兒嗎?”

一練問了十幾分鍾,竟然都沒有有人認識照片上的人,向南大驚,這個男人隱藏的未免向太好了吧。

這個時候前麵有一個穿著粉色睡衣的胖女孩走了過來,向南便走上前鍥而不捨的問了起來。

女孩胖胖而粉嘟嘟的小臉做出了一副思考狀,不過一會兒,眼睛一亮,女孩興奮道:“這個人我知道,他住在村子頂後麵,為人很神秘的,村子裏麵幾乎沒人知道他,叫雷銳!”

向南聽了不禁咪了咪眼睛,竟然神秘沒有人知道,那麽她是怎麽知道的,便問:“請問你是怎麽認識他的,可以說一下嗎?”

女孩害羞了笑了笑:“他啊,因為剛來的第一天我去樹林裏麵祈福,這個村子裏麵基本上隻有我信這個,誰知道那天我就看到了他,可是他沒有看到我,我也就慢慢知道村子來了這麽個人!”

向南聽了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個樣子。不過現在的女孩子也是蠻拚的,如果那天眼前的這位女孩子被那個叫雷銳的人發現了,後果將不可想象?

向南匆匆向女孩告別,便向村子最後麵走去。

到了目的地,向南卻沒有看到任何一間房子,可是這裏便是村子的最後麵了,這事情未免太過於蹊蹺了。

於是向南便用了千裏符,可是沒有想到,就算是千裏符都追蹤不到雷銳的行蹤。

看來這個雷銳有點門道嘛!

下午向南正想著雷銳事情的時候,突然聽到門外一陣響,走出去一看,便看到一大群人聚在一起鬧哄哄的。

向南這就奇怪起來,便問:“鄉親們這是怎麽了,大家不要激動,有話慢慢說!”

胖女孩哭喪著臉,第一個衝了出來大哭:“你,你真不是個好人,你今天是不是在村子最後麵放了火,你的火把莊家全燒了,大家可都指望那個吃飯呢!”

向南聞聲大吃一驚,他那火明明燒的是雷銳的家,臨走的時候向南也看了,那火在他走的時候都全部滅了,沒有可能在燒起來,看來一定是有人作怪!

突然,一個破了殼的雞蛋打到了向南的臉上,向南這纔回過神來,看著眼前的眾多鄉親們,向南大喊:“大家不要激動,這肯定事出有因,我是放了火但是我是等火滅才離開的,莊家不可能是我的火燒的,大家放心,我肯定會查出來的!”

這個時候在人群中的雷銳不禁偷笑,這個調查人員向南還真是搞笑,這些從來不講理的村名會和他好說好商量嗎?真是太天真了,不如讓他來助一下火勢吧。

想到這,雷銳在人群中掐著嗓子大喊:“滾出幸福村!滾出幸福村!”

農民們聽到這個聲音後也都跟風大喊,場麵一時間不受控製。

這個時候老爺子實在受不了了,便大喊:“都給我住口!我過去也在這裏住了這麽多年,大家都知道我的為人,而這個人是我帶來的,是為大家調查這些年發生的怪事!就算他昨天真的放了火,可是也不能保證那莊家就是他燒的!我相信他!給我們一天的時間,如果明天我們抓不到那個真正放火的人,我們就賠你們莊家的錢然後離開,大家說好不好?”

鄉親們一聽立馬就不說話了,不管怎麽樣,馬老爺子在村子上麵的名譽一直很不錯,所以他們這些晚輩一向對馬老爺子敬佩的不行。如今馬老爺子都這麽說了,他們當然不會再說什麽了。

一時間,大家都散開了。可是向南還能記得那個起鬨的聲音,那個聲音明顯就是一股子的外國腔,向南聽起來就極其的不自然,看來那個人一定是雷銳。

沒辦法,看來向南得盡快抓住雷銳了,向南猜想今天晚上雷銳肯定會有所行動。上用到了。看著躺倒在地上的劉陽軍,馬小小突然又有些後悔了,她現在最惹不得的就是劉陽軍,可是偏偏又在剛惹到了劉陽軍!劉陽軍猛的起身,兩隻眼睛狠狠的看著馬小小,這個女人竟然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戰他的極限,他如果脾氣還是那麽溫和,馬小小豈不是以後要騎到他頭上了。馬小小本能地後退,她真提被劉陽軍的樣子給嚇到了。而劉陽軍卻不管那麽多,徑直向前,幾步向前,伸出手來眼看著就要抓住馬小小,可在這時候,卻被半空的一隻...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