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通房有喜 > 第1章 躲避

第1章 躲避

的站住,別跑,說你呢——”不跑?憑什麼聽你的。貝慈卯足了勁兒一路左躲右閃,狼狽地穿在人群中,任後麵的人喊,頭也不敢回地向前沖。唯一的想法便是,絕對不能被抓到。形靈活的貝慈很快沒了人影……“誒?跑哪去了,小的剛才明明看見那姑娘了。”小廝扶著膝蓋大口著氣,跑的也太快了,準是發現他們了。西側,貝慈抱著兩包藥著墻壁而站,屏氣斂息,生怕出一丁點兒馬腳被不遠的幾人發現。匆匆跟來的幾位公子哥滿是不悅,隨手在小廝...“前麵的站住,別跑,說你呢——”

不跑?憑什麼聽你的。

貝慈卯足了勁兒一路左躲右閃,狼狽地穿在人群中,任後麵的人喊,頭也不敢回地向前沖。

唯一的想法便是,絕對不能被抓到。

形靈活的貝慈很快沒了人影……

“誒?跑哪去了,小的剛才明明看見那姑娘了。”小廝扶著膝蓋大口著氣,跑的也太快了,準是發現他們了。

西側,貝慈抱著兩包藥著墻壁而站,屏氣斂息,生怕出一丁點兒馬腳被不遠的幾人發現。

匆匆跟來的幾位公子哥滿是不悅,隨手在小廝頭上敲了一記,“你說看見人了,人呢?”

看見自家小爵爺生氣了,小廝連忙弓腰賠罪:“主子,奴才蠢笨,讓人給跑了。”

穿天青錦華服的玉麵男子又給了他一下,斥罵道:“廢,讓你追個人都辦不好。”

“是是是,小的是廢,主子您息怒,下次,小的一定給人摁住了!”

連著兩次沒抓到人,長平伯小爵爺心氣不爽,敢躲著他跑,下次將人抓住一定有好瞧的。

“走,去春滿堂散散心。”

說話聲漸漸消失,貝慈仍然站在原地不敢冒頭查探,輕輕吸著氣,任由額角細的汗珠順流而下。

不是慫,是真的惹不起。

剛剛追的那位是京城有名的紈絝——長平伯府小爵爺賀天驕,長了一張俊容,可惜啊,全拿智商換的,草包一個。

仗著伯爵府的勢力天招貓逗狗,但凡被他瞧上的姑娘基本逃不,他的後院沒有三十小妾,也有二十了。

就這,還整天在花坊酒樓流連忘返……

長平伯府雖是個掛名伯爵,沒有實權,可也不是這種將軍府的小丫鬟能惹

得起的。

猶記得上次出府買東西被這小爵爺撞到,男人眼裡的邪之讓一個激靈,好在反應快給糊弄過去了。

沒想今日出府幫人買藥,又撞見了。

大概是長得讓人記憶猶新,小爵爺邊那個小廝看第一眼就將自己認出來了,死命地追。

好在的危機意識很強,第一時間便跑了。

想到這,貝慈長長嘆了一口氣……

十歲穿來,七年過去,早看這個吃人不吐骨頭的封建王朝,曾經也有一腔熱,可現實讓清醒。

就一普通人,來到這,還是個簽了死契的小丫鬟,生活在底層的人,沒有靠山、沒有厲害的金手指,又是個兒,想在這裡做出點績,難如登天。

雖說沒能力在這裡大展拳腳,可也不想跟個一無是的草包。

憑著這張臉也許會讓小爵爺寵幸一時,但那復雜的後院估計活不下去,早晚死!

現在唯一的目標就是吃飽穿暖,好好活下去,不枉重活一次的機緣。

*

貝慈抱著兩包藥頭四觀察,確定沒那幾個人的影子後,疾步離開。

邊走邊嘆自己對於危機意識的敏,以後出府,出府也要裝扮好,省的惹麻煩。

“噗~”

“誒呦!”貝慈猛地抬起頭,赫然發現咫尺之遙懟上了一張馬臉,眼睛驀地瞪圓了,差點兒被踢到!

馬匹原地踢踏了幾

下,有點兒躁。

貝慈連忙後退,生怕被踢了!

“夜鷹,安靜。”

高頭大馬上的男人出聲喝止,馬匹瞬間安靜下來,眨著一雙燈泡似的大眼睛直勾勾盯著貝慈瞧。

貝慈這時才將注意力放在馬背上的人,一雙大腳踩著腳踏,順著黑靴往上看去約約著虯結狀的大,蒼勁有力的腰腹,直至寬厚拔的肩頸,這一的盔甲不陌生。

將眼神往上移了移,果然,是昭勇將軍府的將軍,魏澤如,的主子之一。

貝慈忽地低頭,恭敬道:“將軍恕罪,奴婢沒注意前方的路,驚擾了將軍。”

魏澤如將剛才的驚惶看在眼裡,沒有為難,緩緩出聲:“無礙。”

貝慈心裡一鬆,真如院裡的下人們說的那樣,將軍不是個喜歡計較的人。

雖說沒有近前伺候過,可對這位主子的事知道不。

隻因這座將軍府裡,他是唯二的主子之一,也是府裡的頂梁柱,府裡如今的榮耀全是這位高大拔的男子帶來的。

下人們的小心思總是圍繞著兩位主子,想不知道都難。

下人不能走正門,貝慈告罪後,邁著輕盈的步子朝角門走去。

直到的影消失,魏澤如收回眼神,翻下馬,將馬鞭隨手扔給了看門的小廝。

魏林是魏澤如的心腹,眼睛一轉,道:“剛才那個丫鬟是府裡廚房的。”

“你如何知道?”

魏林跟在將軍側,自然道:“上次您夜裡用糕點,是屬下親自去後廚拿的,正巧看見貝慈在做。”

“你說貝慈?”

“是啊。”魏林點頭,隨即有點疑:“您知道?”

知道,至於怎麼知道的,那就是另一件事了。

魏澤如沒再出聲,闊步朝書房走去。

另一邊貝慈進了角門,抬手拍了拍口,這一天驚嚇兩次,這小心臟啊,噗噗直跳!

下次出門看看黃歷。

左拐右繞,貝慈來到丫鬟們住的偏房,輕手輕腳推門進,“青蘭,我回來了。”

床鋪上側臥的人影了,悶聲回應:“多謝你替我跑一趟。”

“我們之間用不著這麼客氣。”說著,貝慈將兩包藥放到桌子上,開始洗手,“等下我去給你熬藥,郎中說兩劑藥喝下去你的熱傷風就好了。”

大熱天的熱傷風,也是蠻遭罪的。

青蘭也不跟貝慈見外了,病怏怏地應了聲,便又睡過去了。

貝慈換下自己的服,重新套上丫鬟服飾,拎著兩包藥去後廚。

在將軍府生活七年,閉著眼也能到地方,貝慈走著走著墊了兩下腳步,明顯心不錯。

連遇到堵路的人,也不那麼討厭了。

“你要乾嘛?”貝慈挑眉。

青依雙臂疊在前,微揚著下,語氣不善:“你很開心?”

平時經常能接到,青依什麼人,貝慈心裡有數,可不相信這人專門關心自己心好不好。

經過好幾個月的反復拉扯,我胡漢三又回來了,寫的東西太多,東一頭西一頭,決定還是把這本先放出來。

還是那句話:快樂看書,不喜歡就換一本,不要勉強自己。

你們~腳踏,順著黑靴往上看去約約著虯結狀的大,蒼勁有力的腰腹,直至寬厚拔的肩頸,這一的盔甲不陌生。將眼神往上移了移,果然,是昭勇將軍府的將軍,魏澤如,的主子之一。貝慈忽地低頭,恭敬道:“將軍恕罪,奴婢沒注意前方的路,驚擾了將軍。”魏澤如將剛才的驚惶看在眼裡,沒有為難,緩緩出聲:“無礙。”貝慈心裡一鬆,真如院裡的下人們說的那樣,將軍不是個喜歡計較的人。雖說沒有近前伺候過,可對這位主子的事知道不。隻因這座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