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王的妖豔妻 > 第1章 老婆有點冷

第1章 老婆有點冷

會同意我們離婚?”安可兒冷哼一聲,眼裡閃過一厭惡:“兩百萬。”上飛的臉上閃過一糾結的神,就好像真的在認真的考慮似的。“三百萬。這是最後的底線。若不然的話,等到三個月之後,你一分錢都得不到。三百萬夠你舒服的過完下輩子了。”安可兒冷冰冰的說道,話音裡麵著那種高傲的拒人於千裡之外的疏離。一隻大手在了安可兒的麵前:“拿錢吧。”安可兒一愣,臉上隨即出了一幅嘲弄的神:“三個月之後,離婚的時候給你。現在,請你下...走出了民政局,看著外麵那有點刺眼的,上飛依然是有種不真實的覺。

雖然,他的手裡麵就拿著個紅本本。

他沒有想到自己隻不過是見義勇為救下了一個人,竟然娶到了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雖然這個老婆看起來有點冷冰冰的。

“老婆,我們...”上飛滿臉討好的笑容,可隨即笑容僵在了他的臉上。

那被他喊做老婆的子看都沒看他一眼,徑直離開了,隻留給上飛一個窈窕的背影。

結婚對於一個打了二十八年的男人來說是一件天大的事,當然也是一件值得慶賀的事。隻可惜,如今看來,慶賀隻能是一種妄想了。

“切,神奇什麼呀。不就是上百億公司的總裁嗎?不就是長的傾國傾城嗎?不就是看不上老子嗎?老子還看不上你呢。”上飛一臉不屑的說道。

隨即上飛猶如一陣風似的朝著安可兒追了過去。

“老婆,等等我。”上飛用最甜的聲音喊道,早就將剛才的話扔到腦後去了。

一職業裝的安可兒快步來到停車場,今天過來領證結婚對於來說就像是完一個父親給的任務似的,的心理沒有一點漣漪。等會還有一個國會議等著呢,沒有時間耗在這裡。

打火,發,火紅的法拉利跑車緩緩駛出停車場。

突然,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穩穩當當的落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麵。

熄火,停車。

“下去,誰讓你上來的。”安可兒冷若冰霜的說道。

安可兒雪白,瓜子臉,柳葉眉,的紅好似一個鮮紅的櫻桃,明亮的眼睛好似會說話的星星,的冒泡。

即使以葉凡這種閱人無數的挑剔眼來看,安可兒也的的確確是一個令人心的大了。更何況,隔著這麼遠,上飛就聞到了一若若現的淡淡的香味,那是的香,令人陶醉,讓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

“送我去學校吧,反正也就是順手的事。”上飛幹笑著說道。

安可兒的雙眼冷冰冰的看著上飛,就像是再看一個陌生人。不,比陌生人還不如。

說起安可兒,在西川市的名氣很大。

是東海商界有名的強人,有很多稱號,冰雪總裁,商場王,絕世人,是東海所有男人暗的神。

江山集團三年前隻不過是一個半死不活的小公司,自從林雪接手公司後,發圖強,改革製度,聘用人才,使冰雪公司為市值幾個億的大公司。

像這樣的白富,那個娶到手了一輩子都不用鬥了。

葉凡雖然長得鼻梁高,麵容英俊,材有料。可安可兒就是不喜歡。從第一眼看到就不喜歡,沒有任何的原因。

“三個月之後,我們離婚。到時候,我給你一百萬。”安可兒冷聲說道。

上飛眨了一下眼睛,眉頭微皺:“我們結婚是你父親同意的,你確定他會同意我們離婚?”

安可兒冷哼一聲,眼裡閃過一厭惡:“兩百萬。”

上飛的臉上閃過一糾結的神,就好像真的在認真的考慮似的。

“三百萬。這是最後的底線。若不然的話,等到三個月之後,你一分錢都得不到。三百萬夠你舒服的過完下輩子了。”安可兒冷冰冰的說道,話音裡麵著那種高傲的拒人於千裡之外的疏離。

一隻大手在了安可兒的麵前:“拿錢吧。”

安可兒一愣,臉上隨即出了一幅嘲弄的神:“三個月之後,離婚的時候給你。現在,請你下去。”

上飛高昂著頭,一副不屑的說道:“大話誰都會說。我還說等到三個月之後離婚的時候,我給你三個億呢。窮蛋就是窮蛋了,還死不承認。沒錢不可怕,說謊纔可恥。不就是蘭博基尼的跑車嗎?有什麼了不起的,我家裡停著十幾輛呢。”

說完,上飛直接下車了,走的很瀟灑。

安可兒那眼神恨恨的瞪著上飛,那模樣恨不得直接將上飛給吃了。

“我這是法拉利,土包子。”安可兒冷冰冰的說道。

上飛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等他回過的時候,法拉利早就隻留下一個遙遠的背影了。

看著法拉利消失在車流之中,上飛的眼裡閃過了一複雜的神。

“妹的,老子也有被鄙視的那一天。要是被那些兔崽子知道了,不知道要笑掉多大牙。”上飛輕笑著說道。

上飛何許人也,雇傭兵的王者,人稱‘殺神’。隻不過一朝重回都市,竟然被自己的老婆給鄙視了。

這覺,真酸爽。

“離婚?一天是我的人,一輩子都是我的人,想離婚,沒門。看老子大展雄風,將你拿下。”上飛笑瞇瞇的說道。

可隨即,上飛就到了不對勁。

自己雖然和安可兒結婚了,不要說滾床單了,就連小手都沒有拉過。現在的安可兒好像隻能算是‘名義上’的老婆,還是那種不能曝的‘名義上’的老婆。

“遭了,等會還有課呢。”上飛臉一變,狂奔著向著公車站跑去。

上飛現在在西川大學當一個育教師,今天顧著領結婚證了,竟然將接下來的課程給忘記了,這要是被那‘滅絕師太’知道了,自己的工資...

公車緩慢的駛來,從兜裡掏出來一個鋼鏰,上飛跟隨著人流上了車。

跟著人流,來到了車子的中央,葉凡手抓住了一個手環。

公車緩慢的啟,向著前方駛去。

突然,一隻小手輕輕的拉了一下上飛的服。

上飛回頭一看,臉上頓時出了真誠的笑容。

一個不亞於安可兒的大,就這麼站在那裡,眼神可憐兮兮的看著上飛。

還是眼前的這個有眼呀,知道自己是一個金。

瀟灑的笑了笑,上飛出了一個自認為很迷人的笑容,那憂鬱的眼神就好像是充滿了故事時的。

可隨即,上飛便到了不對勁。為什麼看自己的眼裡沒有一迷,反而有點淚眼婆娑呢。

仔細看了一下,上飛的眼裡頓時出了陣陣殺氣。

(本章完)車緩緩駛出停車場。突然,一個人影從天而降,穩穩當當的落在副駕駛的位置上麵。熄火,停車。“下去,誰讓你上來的。”安可兒冷若冰霜的說道。安可兒雪白,瓜子臉,柳葉眉,的紅好似一個鮮紅的櫻桃,明亮的眼睛好似會說話的星星,的冒泡。即使以葉凡這種閱人無數的挑剔眼來看,安可兒也的的確確是一個令人心的大了。更何況,隔著這麼遠,上飛就聞到了一若若現的淡淡的香味,那是的香,令人陶醉,讓人沉醉其中不能自拔。“送我去學校...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