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我的模擬長生路 > 第1341章 承仙界之重

第1341章 承仙界之重

是在現實修仙界中,卻從來沒有見到過有關長生種的資訊。更不用提親眼見到活生生的長生種了。“師兄,這些長生種都長啥樣啊?是跟傳說中的妖怪差不多麼?”李凡用天真的眼神看著陵笑,大聲問道。陵笑摸了摸小師弟的頭,為李凡解釋起來:“嗬嗬,這可多了。有的形如異獸,但通人言。”“有的是草木精怪。”“有的長的和人神似,而且群落成員都極其俊美……”“對了,師兄我曾寫作過一本《風月物語》,主角就是遙遠大陸上的長生種們。...正如玄仙舟之前的猜測一樣。

每一枚灰色棋子,都是用一方世界鍛造而成。

李凡看著眼前飛旋的四枚棋子,諸多幻景剎那湧上心間。

那是這四個死寂世界,在被改造之前的景象:連綿萬萬裡的寒冰之地;無盡平原之上,由不同修仙者建立的一個個王朝巍然屹立;被一劍劈開、橫貫世界的可怖劍痕周圍,星星點點的悟道劍宗林立;浩渺的蔚藍大洋覆蓋整個世界,可怖的風暴常年肆虐、掀起數千丈高的巨浪,摧毀海麵的一切。生靈唯有在海底才能生存……

四個世界之名,也隨之跟這些幻覺一起,出現在李凡腦海中。

“晶極、百邱、劍闔、淵海。”

雖然景象各異,但這四個世界卻也全都生機盎然。不過,在某個瞬間,超乎想象的可怖力量降臨了。

世間的一切全都陷入靜止之中。

轟!轟!轟!

宛若重錘捶打的不停撞擊聲中,所有的生命剎那間湮滅。唯有世界本身,才能在這毀滅性的打擊下倖存。

就像被加熱融化成液體的鐵塊,經過冷凝、捶打後,被鍛造成劍。四個迥異世界,也慢慢在轟鳴聲中,性狀、本質,發生了莫名的改變。

紛亂的幻景消失。最終重新歸於四個不停旋轉的灰色棋子。

“聖師,這……”並非隻有李凡察覺到了灰色棋子的不凡,殷上人黑白加速旋轉的灰白雙眸,也說明瞭他此刻內心的不平靜。

“以世界鑄棋子。真仙偉力,當真不同凡響。”李凡淡淡地看了殷上人一眼,而後輕聲感嘆道。

“真仙、棋子?”捕捉到兩個關鍵詞的殷上人,身軀微震。他立刻說道:“果然,我的預感沒錯。我此前吸取的陰陽珠,或許同樣也跟真仙有關!”

李凡看向殷上人,等待著下文。

殷上人頓了頓,似是組織語言。而後十分淡定的說道:“在看到就這四枚棋子的瞬間,我心中就生出了些許的熟悉感。並非是曾經見過,而是屬於同一物種的熟悉。就像我見到那些世界幽魂般……”

李凡目光閃動,思忖片刻,點點頭:“那陰陽雙珠中蘊含的龐大死氣與生機,恐怕的確非我輩修士所能掌控。”

殷上人又接著說道:“但這些……棋子,我感到熟悉的同時,心中又本能湧現些許畏懼。如同階級森嚴,高高在上!”

“我還感受到,這些世界中,雖然已經完全不存在生死之力,卻仍舊對我有莫大的吸引。好似吞了它們,對我會有天大的好處!好處之甚,還要勝過陰陽雙珠!”殷上人語氣慢慢變的迷離,眼中的貪婪即將控製不住之前,他及時閉上了雙眼。

過了許久,彷彿天魔低語的蠱惑纔在他耳邊消失,逐漸恢復正常。卻不敢再盯著那四枚棋子看。

李凡自是知道,這灰色棋子給殷上人帶來畏懼、誘惑等感覺的來源。

“源於仙界的法則碎片……”

心中默默運轉起異化版本的補天錄,李凡視野中,四枚棋子又再度變成橫豎交織的線條。

那是被築就、改造後的世界之理。

李凡比較著它們之間的同與不同。

數萬年過去,星海破滅後又復甦。但作為構建世界基石的大道之理,實則並未發生太多的變化。

李凡在不斷輪迴中,對修仙世界的天地之理,已經有了極為深刻的認知。幾番觀察比較下來,果真是發現了這四個棋子世界中,不屬於“下界”的那些部分。

看似跟代表尋常天地之理的線條別無二致。

實則是下界法則的上位替代、昇華蛻變後的新生。

雖隻是用來構築的法則碎片,在李凡眼中也如世上最璀璨的寶石般。

如果說下界天地之理,是高不過百米的一座低矮山峰的話。那麼這四顆棋子中源自仙界的部分,就是連綿百裡的宏偉山脈。包羅永珍,生機勃勃。

二者根本不可同日而語。

並且也不知是不是巧合,這四枚棋子中蘊含的仙界法則碎片,彼此之間都不相同。

“每個棋子內蘊含的法則,就如一塊拚圖碎片。將其完整融合之後,或許就會拚成一副完整的畫。”

“灰色棋子一共十二枚,應該對應當年孫縹緲留下的十二枚道標資訊。”

“如此說來……”

“其實應該有十三枚。玄黃界、藥王宗自古傳承的那尊藥王鼎,並不在感應的範圍之內。”

想到這裡,李凡不禁抬頭看向玄黃界外。

藥王宗藥王鼎,此刻還在仙墟附近掙紮,沒有返回玄黃界。

“反正離其墜落的日子也不遠了,等著便是。倒也不必冒險去仙墟打撈。”

李凡這麼想著,伸手攝過一枚棋子。

果然,隨即一股奇特的感應湧上心頭。

冥冥中,感受到了星海中、同屬於灰色棋子的大概位置資訊。

“這裡一共四枚。”

“玄仙舟那裡是一枚。”

“連綿殘界長城之中,還有四枚。”

“還有三枚,其中一枚所在的位置,應該是遺器之海。”

“剩下的兩枚……”

李凡眼中,閃過一絲異色。

因為他發現,這兩枚灰色棋子,竟然處在玄黃界內!

“它們原本歸屬的世界,應該是被天醫、傳法用來修補玄黃界了。”

“看著此處,我去去就回。”對殷上人、百花吩咐道。不顧他們的愕然,木劍虛影閃動,李凡就已經順著感應傳來的大致方位,先來到了其中一處。

正是那深不見底的蒼梧之淵。

蒼梧之淵,位於玄黃界西南角落,好似玄黃界的巨大裂口。目前已經探明的深度,已達三十萬丈。

其內一層層分佈著,許多奇異的景、事、物。

曾經的天險之地,對於如今甚至能縱橫星海的李凡來說,已經很難構成什麼威脅了。

順著感應,一路向下。

李凡看著視野中不停朝天空上漂的景象,心中忽的湧起一陣感覺:“這蒼梧之淵內的種種,應該是來自不同的、已經破滅的修仙界。堆放在此處,倒像是縫合玄黃界過程中、各種材料的臨時放置地。”

“在修補世界的過程中若是缺失什麼,可以隨時從這裡來取。總有一天,這蒼梧之淵會被填平。不過到那時,或許玄黃界已經重獲新生了。”

李凡饒有興趣的觀察著深淵內的諸多異景。

深淵越接近玄黃界地麵,受到玄黃界生命氣息的影響也就越大。融合出種種獨特的景觀。如靈語之森、傀儡狹間、失落迷城等。

但越深入往下,周圍漂浮著的世界碎片,也就越接近它們原本的樣貌。

世界破滅後,一片死寂。

甚至一些世界殘片上,還有些許的真仙之力殘留。

“簡直可以看做是小型的殘界長城了。”

“不過其穩定性,沒有真正殘界長城那麼高。時不時積蓄的真仙殘力還會爆發……”

“難怪這裡是修士的禁區。”

當劍影向下,深入地底五十三萬丈的時候,李凡也再度感應到了深淵內【鎮仙力】的存在。

“這鎮仙力,應該就是天醫模仿殘界長城,構建蒼梧之淵後,對闖入其中的修士所產生的威壓。”

“確切的來說,這蒼梧之淵的【勢】,自上而下,是階梯狀的不斷升高。雖然拔高的高度極其有限,甚至總體沒有超過玄黃界多少。但對深淵內的修士而言,卻是感受極其明顯。”

“唯有達到相應的修為水準,才能安全的在相應勢高的深淵層記憶體活。否則,就像凡人誤入仙界一樣,來到了本不屬於自身的高度,隻有被碾碎一個下場。”

勘破了蒼梧之淵奧秘的李凡,此刻也大致鎖定了這裡遊離的灰色棋子的位置。

在一片七零八落、好似被萬千刀痕砍碎的建築廢墟中,李凡找到了第五枚灰色棋子。

乃是一尊威武雄壯的麒麟石像,就像萬年前破滅時那般,靜靜半倒在地麵上。

石像乃是一對,不過另外一尊李凡看了看,不過是普通的石料。

“隱蔽的真好。”

李凡把石像碾碎,將其恢復成棋子形態。而後打量四周。

根據周圍廢墟的樣貌,李凡也還原了其本歸屬的世界。

“七煞界。界內七種煞氣滔天,遍佈世界各處。甚至還能化形傷人。故而此界所有建築外,都會佈置大大小小不同異獸用來吸收、鎮壓。”

“當年也是個規模不小的修仙界,七煞界修士生來被煞氣沾染,一招一式都帶有七煞特性。其中絕世天才甚至七者齊備……”

“隻可惜,光陰流轉。一切早已成空。”李凡感嘆了一句,微微搖頭、離開了此處。

玄黃界中剩下的另外一枚灰色棋子,卻是被埋在天運州地下。

所在之處,沒有什麼異象發生。

“應該是隨著玄黃界融合程式的發展,原本處在其他世界殘片內、現在卻已經徹底進入了玄黃界中。”

“就像叢雲海底的那些來自天法界的碎片一樣。正常情況下,會隨著演變、深埋叢雲山底。”

沒有驚動任何人,李凡順利將其弄到了手。

至此,李凡手中,已經收集到了六枚灰色棋子。

返回大啟講道臺,將這六枚棋子擺放在一起。

數量接近一半後,這些棋子之間的影響似乎也變得更強。

彼此圍繞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

李凡看到,在這高速轉動中,那些代表世界之理的線條,正在互相吸引、慢慢融合。

而那些仙界法則碎片,則緩緩靠近,補足拚圖。

即便現在僅僅是十三分之六,卻也足夠支撐起質變的發生。

仙界法則拚圖,就好像大海中央突然出現的一個空洞。

那些陷入靜止中的世界,就好似平靜的海水般。

當空洞出現的瞬間,海水就控製不住的、洶湧墜入。

六個世界,好似被打溼、扭曲的平麵畫,液體般被吸入仙界法則碎片拚圖內。

按照拚圖早已經設計好的模板,呈現出一個全新的世界。

藍天、白雲,連綿的草地。

看似再尋常不過的凡間草原情景。

李凡越從中感到了天地間所未有的寬廣。

地麵茁壯成長的嫩綠小草,也蘊含著難以想象的蓬勃生機!

“仙界?!”窺見融合棋子中景象的李凡,心中劇震。

“不對,隻是仙界曾經的一處碎片。或許用一片仙域來形容更加恰當。

“而且這仙域還並不完整。”

仙界草原、天空之間,明顯應該還存在著什麼。

隻不過因為剩下七枚灰色棋子的缺失,所有並不能完全呈現。

李凡癡癡看著眼圈場景,心中一股遺憾陡生。

好似親手打碎了一件稀世珍寶,迫不及待要將其修復的情緒、不受控製的從腦海各處鑽了出來。

若不是李凡身具仙心咒護體,更經歷過太多類似的事情。恐怕此刻就要失去控製,立刻去追逐餘下的棋子了。

但現在,李凡卻是無視了這種誘惑。

隨著融合的完成,場中就隻剩下了一枚棋子。不再是之前的灰色,而是不時閃爍著七彩光華。甚至大小都膨脹了一圈。

李凡伸手,將那枚**一的棋子,鄭重收了起來。

“嗯?”

讓李凡沒想到的是,將這棋子收入體內的瞬間,他就好似被壓上了無數座大山一般。

猝不及防間,身形猛地向下墜落了幾分。

好在他反應過來,玄黃滅世變的力量復甦、流轉,提供源源不斷的力量。這才堪堪承受住。

“這就是……仙界的重量?”

“僅僅是殘缺的仙域碎片,我揹負起來都如此吃力?”

“恐怕十三枚碎片齊聚、融合成真正仙域後,憑我現在修為,根本無法承擔!”

李凡再一次感受到了仙凡之間的恐怖差別。

但同時,他心中不驚反喜。

“我正愁,玄黃界昇華登臨之後,找不到能夠承載那個狀態的錨點。”

“現在看來,若是將這塊仙域融入玄黃界中,絕對就能適應、不會輕易跌落了。”

“以這塊仙域為核心,玄黃界或許還能攀登的更高一些!”

“當真是天助我也!”李凡心中不禁有些激動。

但很快,他本能的,就對這些仙域碎片的來歷,起了懷疑。防的蕭恆,饒是將定海神劍的威能發揮到極致,在堅持了小半天時間後,還是敗下陣來。第一次戰勝蕭恆的葉飛鵬得意的哈哈大笑,拍了拍蕭恆的肩膀,神氣至極的哼著小曲、搖晃著腦袋離去了。蕭恆看著葉飛鵬的背影,最初有點震驚、難以置信。但隨後,麵色變得逐漸嚴肅起來。二話不說,就悶聲開始了修煉。在他的帶動下,原本熱鬧了許多的荒島上,氣氛也慢慢的有些凝重。往日的打鬧嬉戲少了許多,蘇小妹、張浩波等人,也跟著開始了辛勤修煉...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