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我的模擬長生路 > 第1344章 還真的異動

第1344章 還真的異動

必已經看膩味了吧。換個口味不好嗎?”又是一位豐韻誘人的熟婦修士,緩緩靠近。她將凹凸有致的身軀緊緊貼在李凡身上,低聲耳語道。李凡扭過頭去,撇了一眼。身軀不由一陣顫抖。因為對方的麵容,赫然屬於大道宗前任掌門的道侶,清溪夫人。“掌門夫人的滋味,師弟你不是嚮往許久了嗎?之前不是還讓我幻化她的模樣來著?這次可是由本尊親自陪你啊,師弟難道你就不心動嘛?”她舔舐了李凡的耳垂,悄聲說道。李凡微微顫抖。仍由對方上下...“多蒐集一些,也僅僅是更多一份保障罷了。”

“最關鍵的,還是鈞天儀式的祭品數量……”鍾道恭目光灼灼,重新強調道。

“如果感到有些壓力,也可以挑選長老協助你。”

李凡思忖了片刻,最後還是搖頭:“大啟護界仙器督查天地,若是有外來者貿然闖入,定然會引起驚動。反而不利於計劃施展。”

“我一人足以!最佳時間節點的到來,在三十年之內……”

“要不了這麼久!若是一切順利,三到五年內,我定能成功。”李凡信心十足。

“不過……”李凡忽的皺起了眉頭。

“但說無妨。需要什麼幫助,儘管開口!諸位長老定當全力配合。”得到李凡保證的鐘道恭十分慷慨道。

李凡點點頭:“我此次外出,是打著搜尋星海遺蹟中珍寶的藉口。若是空手而歸,說不定會引起懷疑。我需要在仙舟密藏中,挑選點東西帶回去。當然,應付交差、密藏第一層那裡的東西就行。”

見道升聞言,忽的問道:“若是帶回去的東西價值更高,是不是更有利於接下來儀式的佈置?”

李凡下意識的回答:“那是自然……不過,說實話、幫助也著實有限。大啟學閥階層固化,還要遠勝我們仙舟長老會。單憑幾件寶物遠遠不夠。還是要靠時間、硬熬資歷。”

諸位長老對視一眼,最終還是由鍾道恭開口說道:“哪怕多一分把握也是好的。你可以去寶庫第二層去挑選。那裡存放著的,都是價值極高、卻並不影響仙舟生存延續的物件。”

李凡也不矯情,拱了拱手:“如此也好。”

眾人簇擁下,李凡再度來到了仙舟密藏第二層。

打量著【天星光蓮】光球中,封存著的一件又一件稀世珍寶。

仙舟長老會同意他在此間挑選兩件,而後再去密藏第一層挑選三件。

一共五件珍寶在手,打消大啟疑慮的同時、還能推動鈞天儀式的順利進行。

李凡瀏覽了一圈,在密藏第二層中,首先挑選了一枚陰陽玉。

乃是天量的陰陽二氣達成微妙平衡狀態下,凝縮成實質而成。

李凡心中有預感,若是推動玄黃昇華的過程中,將這陰陽二氣摻入其中,或許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效果。

至於挑選的第二件寶物……

自然就是孫縹緲昔日留下的三件遺物之一、還真有感應異動的,那三杈神樹!

孫縹緲的遺物,仙舟長老們均使用了【顯】字訣觀察。

那斷翅灰鳥跟三叉之樹,皆不似藥王鼎那般,跟外界隱隱有著聯絡。排除了是灰色棋子的可能,仙舟長老們認定其為孫縹緲留下的障眼法。

李凡解釋道:“此物雖然沒什麼實際價值,但同樣是孫縹緲所留。跟上次庇佑我性命的那垂手甬偶乃是一源。我老師肯定對此很感興趣。”

仙舟長老們猶豫了會,最終還是答應了李凡的要求。

而後李凡又去密藏第一層,又取走了一塊黑色星石、一枚古怪銅鏡、一柄液體長劍。

這才告別仙舟,劍影閃爍,消失在漆黑的星海之中。

李凡走後,仙舟眾長老匯聚一處。

“雖然他打了包票,但我們卻也不能完全將希望寄託在他身上。”鍾道恭沉聲道。

“不錯,我們還是要另外準備減輕星海反噬的方法。”

“或許,是時候開啟百聞仙錄第三層了……”

此言一出,場中頓時陷入了寂靜之中。

彷彿這密藏第三層中,有著什麼讓眾人極為忌憚的存在。

一眾長老神情各異,卻是遲遲沒有人表達同意意見。

“再等等。以五年為期,大家再想一想,有沒有什麼更好的辦法。”

“若是這期間,他能成功返回自是更好。”

“否則……”

鍾道恭眼中閃過一絲陰霾,視線飄向已經被關閉的百聞密藏處。

……

遠離了仙舟,李凡卻並沒有第一時間返回玄黃界。

而是前往了殘界長城、殷上人百花所在的位置。

途中,李凡取出了那株三杈樹。

還真的異動,恰時出現。

李凡將內心湧起的渴望暫時壓下,先打量起眼前這株造物來。

這三杈樹不知是由什麼材料打造,似銅非銅、似木非木。既有金屬堅硬、冰涼的質感,又有遠古樹木的生機、滄桑。

每一個分叉,其上長出的不是枝椏。

而是另外一株全新的樹木。

而這些二級分支上,依然還有新的三杈分出。

無窮無盡,似乎永遠沒有盡頭。

以李凡如今的神識,不斷追蹤觀察之下,竟然短時間內也不能確定這三杈樹究竟一共存在多少分支。

“果然精妙。”

李凡微微點頭,而後不再壓製還真的慾念。

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三杈樹,隨後這古老造物被微微光芒籠罩。逐漸虛化,隨後徹底消失在空中。

李凡緊緊盯著【還真】麵板的變化。

但等了許久,像上一次直接將化虛充能進度漲到400%的好事,卻並沒有發生。

甚至……

李凡沒有找到任何切實的變化。

“難不成,還真就白吞了?”

李凡心中如此念頭一閃而過。

不過很快,李凡自己就否定了這個猜測。以他對還真的瞭解,還真是極為挑食的。

每一次的進食,必定會對帶來實質性的改變。

這一次,也不例外。

李凡捨棄了對還真麵板的觀察,而是將注意力全都集中在還真本身上。

甚至橫渡虛空的木劍遁術也停了下來。

靜靜屹立於虛空,李凡靜心感悟。

小半天之後,李凡驀地睜開了雙眼:“果然,這一次還真的變化,沒有直接體現在麵板上。”

“但……”

李凡再度打出一道木劍虛影。

外人無法差別,唯有神通的施展者李凡才能分辨出,這一次的虛影遁術,比起之前要更勝過一些。

短時間內,就擁有瞭如此顯著的進步。全賴李凡對【真假之變】的感悟,更進了一步。

“竟然可以幫我領悟還真本質的【真假之變】?”

李凡心中頗為震動。

真假之變,乃是李凡目前在不斷輪迴中,所遇見的層次最高的力量。

沒有之一。

李凡感悟、利用起來,也是極為艱難。

全靠自身跟還真的關聯,利用每次發動還真時,那世界虛化、又重新出現的一幕幕場景,憑藉自身悟性慢慢參悟。

沒有任何其他捷徑可走。

但現在,這孫縹緲遺物之一的三杈樹,竟然能輔助悟道!

李凡眼睛眯起,仔細回味著這不可思議的事情究竟是如何發生的。

許久之後,李凡心中隱有所感:“真假之道,如天之至理,高高在上。”

“唯有我每次發動還真,得以身飛蒼穹、近觀其變。”

“而吸收這三叉樹,則是……”

李凡沉默了少許。

而後眼中猛地爆發出一陣精光:“還真沒有我參與的情況下,發動了一次【模擬】?”

“真假世界的生成與虛化,隻在一瞬之間。甚至都沒有影響到現如今的這個世界。而是隻存在於還真之中!”

“世間無人察覺的情況下,又實現了一次真假變化。唯有我,透過對真假之變感悟程度的莫名增加,而僥倖發現了……”

成為世間獨一無二的智者,李凡心中卻並沒有絲毫的興奮。

而是前所未有的沉重。

以致於此前去跟殷上人匯合的計劃都暫時擱置下來。

“還真……”

李凡心中默唸。

周圍變得瞬間黯淡下去。

那是比起已經漆黑死寂一片的至暗星海,更加明顯的灰暗。

“真作假時假亦真”,七個明亮的大字接著浮現。

一如既往。

還真的能力,沒有受到影響,依然可以隨時發動。

但不知為何,李凡心中卻始終惴惴不安、許久沒能平息。

在李凡看來,世上的事情分為兩種。

一種是能夠還真的能力覆蓋的。

另一種是還真,以及能夠影響還真的。

星海中的一切、乃至高牆,真仙,貓寶,全都歸屬於第一類。隻要還真在手,李凡遲早有一日能將其全都踩在腳下。

但另一類……

卻是超出了李凡的掌控。

能夠對還真產生影響,也就意味著李凡最大的底牌失去了效用。

雖然這一次,似乎對他有利無弊。

但失控事件的發生,絕對是李凡的示警。

以後還真的異動,想要吞噬的慾念……

是否能每次都要滿足?

還真的這種吞噬,又究竟代表著什麼?

這是擺在李凡麵前,不得不慎重思考的問題。

還真作為李凡自穿越之後莫名覺醒,彷彿跟自身融為一體的無上異寶。

說不懼怕、有朝一日會失去它,絕對是假的。

但此前在輪迴中的一路順風順水,甚至經歷百世輪迴中,還成功以還真在玄黃界內的部分築基。

讓李凡逐漸忘去了曾經的患得患失之感。

現在,隨著還真吞入三叉神樹後的變化,李凡再度驚醒。

許久後,李凡才徹底冷靜下來。

“從目前來看,對我還並不是壞事。”

“但必需要儘快搞清楚,這三叉樹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會讓還真發動一次世界的生滅、而我沒有參與其中。”

“那剎那間生滅的世界裡,究竟發生了什麼?”

“其又有什麼特殊的地方,使得還真會發生如此變化?”

諸多問題,齊齊湧上李凡心頭。

“孫縹緲……”

李凡此刻心中已經肯定,這三叉樹,定然也同樣來自仙界。

“甚至比起那灰色棋子的價值,還要更高。”

“但即便是孫縹緲,或許也並不明白其背後的秘密。”

李凡思索著研究這三叉樹的方法。

他無法確定,下一世還真在看到三杈樹後,究竟還會不會生起想要吞噬的慾念。

從之前的經驗來看,已經吞過一次的東西,還真是不會再度吞噬的。

但說不定,這株怪異無比的三杈樹,會是個特例。

那麼問題來了,如果下一世還真的異動依然發生,那麼李凡究竟要不要讓它繼續吞噬呢?

第一次的,向來果決的李凡,竟然陷入了長久的猶豫之中。

這種猶豫不定,直到他在殘界長城中找到殷上人、百花,還依舊沒有消除。

一邊慎重的繼續思考,李凡一邊施展木劍虛影遁術,將在迴盪星力的影響下苦苦掙紮的二人罩住。

目前所處的位置,乃是殷上人之前提過的、殘界長城為了維持自我穩定而生成的【節點】。迴盪星力在此處,猶如巨浪拍打在礁石之上,能量的劇烈變動,堪稱星海邊陲之最。

甚至堪比高牆腳下。

以他們的實力,在這裡探索,還是有些艱難的。

“如何?有許克的線索了麼?”李凡問道。

殷上人將體內有些淩亂的生死氣息調理了下,而後纔回應道:“目前基本已經確定,許克就是被捲入了這裡。我們發現了許克最後留下的標記,雖然極弱,卻跟我們事前約定好的一般無二。”

李凡聽聞此言,這才分出一部分注意力,看向周圍。

視野忽的變化,從尋常角度、變成升維視角。

李凡赫然發現,此處節點,並非殘界長城中的高臺。

而是窪地!

巍然聳立的連綿長城,在這裡卻是忽的斷裂。但這斷裂,又並沒有實際影響殘界長城的連線。

就好像……

在這窪地裡,有莫名的、看不見的力量,在維繫著連綿不斷的殘界長城一般!

“有意思。”

李凡終於打起精神。

這窪地的範圍,在實際星海中,隻是很小一片範圍。

堪堪隻夠一人獨立。

想要在猛烈的能量波動中,恰好漂流其中,實在有些困難。

“恐怕唯有許克那天命之人,纔有這般運氣了。”

李凡這般想著,木劍虛影宛如江上的一葉扁舟,朝著那窪地湧去。

越是靠近殘界長城的斷裂帶,木劍虛影所受到的外界乾擾也就越強。

光影明滅不定,似乎隨時會像泡沫般炸裂開來。

李凡微微皺眉,凝就心神,維持遁術不散。

轟!

當虛影離開殘界長城正常區域、徹底墮入斷裂窪地的瞬間,就好像從萬丈高崖猛地墜落。

劇烈的衝擊下,木劍虛影差點直接崩解!力,要遠遜於天命玄鳥。更不用說,小黑已經融合此方世界天命。沒有道理小青還活的好好的,小黑卻已經先行隕落了。“難道是,小黑因為某種原因,大量損耗了自身壽元?”李凡眯起雙眼。運轉【天命在我】神通,天命領域護衛己身,李凡輕輕觸碰玄鳥屍體。“呼!”彷彿微風拂過,小黑的屍體剎那間化作一顆顆細小的微粒,飄散無蹤。與此同時,無數模糊的畫麵在李凡腦海中閃過。最開始,和李凡在隕仙境中經歷的事情大同小異。禦獸宗裡和許...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