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天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摩天小說 > 我會修仙以後 > 第1章 廢物?天才!

第1章 廢物?天才!

大了就知道了。”秦飛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淚唰唰的流了下來,大聲喊道:“每次你都這麼說,他把咱們倆扔下不管,你還要替他說話嗎!”說完,他扭頭就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抱著被子大聲哭了起來。秦飛曾經也是父母寵的孩子,他哪裡承的了那麼多。秦飛的母親,坐在那裡不住地唉聲嘆氣,正在這時候,鄰居江叔從外麵走了進來。“秦嫂,吃飯呢?”那江叔笑嘻嘻的說道。秦飛的媽媽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剛吃,剛吃。”江叔走...“我們的秦飛秦大天才,這次考試又是五分!”

站在講臺上的教學主講,冷眼看著坐在最後一排的年說道。

那被稱作秦飛的年苦笑了一聲,臉上說不出來的憂鬱。

這是一個修仙的世界,秦飛目前在中級學學習基礎知識,現在正於進階學年,通過進階考試即可進高階學。然而離進階考試還剩下一個月的時間,他的績在一個月前,從全第一,忽然掉到了學裡學習小隊的倒數幾名。

一瞬間,他從天之驕子,變了主講,家人親戚眼中的廢。

秦飛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什麼,他的記憶力在一個月前開始倒退,不僅記不住新學的東西,更是連曾經所記住的,也開始一點點的忘。

“秦大天才,你是怎麼做到每次考試都是五分的?考六分就那麼難嗎?”主講在講臺上忍不住問道。

周圍頓時一片笑聲。

“秦飛這是怎麼了,一個月前還是全第一呢。”

“可能是家裡做了孽,得罪了上天。”

“我看他以前說不定都是抄的呢。”

秦飛聽到周圍的議論,拳頭不自覺的握了起來。

片刻後,他緩慢的鬆開了自己的手,生氣又有什麼用呢,自己現在的確是個廢啊。

秦飛無力的收拾著書包,從講學屋裡走了出來。

剛一走出講學屋,門口便有幾個人圍住了他。

“喲,這不是我們的秦大天才嘛?”

“聽說我們的秦大天才又考了倒數第一?嘖嘖,不愧是全第一天才喲!”

“我看你家不會是遭了什麼天譴吧?”

對於他們的冷嘲熱諷,秦飛已經習慣了。

這個男的名顧天,一個月前被秦飛各方麵吊打,所以一直懷恨在心。

他默不吭聲,從他們的邊繞著走了過去。

一個月前,秦飛是全的明星,學習績名列前茅,各方麵都堪稱完,那時候,全的生都視秦飛為天才,甚至還得到了花的青睞。

短短一個月的時間,秦飛從天堂墜到了地獄,他所擁有的一切,什麼都沒有了。

“秦大天才,聽說你爸已經好幾年沒回來了?不會是死在外麵了吧?”

秦飛死死的咬著牙,拳心握,指尖陷到了裡。

“你媽自己在家,真不知道背地裡做了什麼,纔有錢供你上學。”

聽到這話,秦飛猛地轉過了,死死的盯著顧天。

秦飛的母親,是他的底線,任何人任何時候,都不能侵犯。

“你再說一遍。”秦飛轉過來,臉冷冽的可怕。

他一步步的走到了那顧天的麵前,冷冷的看著他。

顧天冷笑了一聲,說道:“怎麼,秦大天才,你還想打我?你還以為你是曾經的那個秦飛嗎?我就說你媽了,你能怎麼樣?”

秦飛頓時怒不可遏,握起拳頭便揮了過去。

可現在的秦飛,拳頭綿無力,顧天輕易的躲了過去,接著一掌扇在了秦飛的臉上。

秦飛脆弱的板,直接趴在了地上,角流出了鮮。

“哼,秦飛,我告訴你,你現在就是一個廢,以後見到我最好繞道走!”顧天冷笑不已。

從周圍走過去的學員都忍不住低聲議論。

這個社會就是如此,從天堂跌下來,比從未爬起來過更加痛苦。

顧天幾個人吹著口哨,樂嗬嗬的從秦飛的邊走了過去。

這時候,他注意到一個孩,從他的邊走了過去。

回過頭來看了秦飛一眼,眼睛裡似乎有些猶豫,但最終還是加快腳步,離開了這裡。

秦飛不苦笑了起來,那個孩江語嫣,是秦飛的鄰居,也就是學的花。

一個月前,江語嫣還天天跟在秦飛的屁後麵,家裡更是和秦飛家關係很好。

而現在,對秦飛唯恐躲之不及。

秦飛苦笑了一聲,人生啊,就是這樣的反復無常。

他從地上爬起來,把上的土腳印拍的乾乾凈凈後,才往回走。

回到家裡後,秦飛的媽媽已經把飯菜做好了,見秦飛回來了,媽媽便趕招呼他吃飯。

秦飛把書包放在了地上,忍不住問道:“媽,我爸到底去了哪?”

他媽一愣,接著說道:“小孩子別問那麼多,等你長大了就知道了。”

秦飛聽到這話再也忍不住了,他的眼淚唰唰的流了下來,大聲喊道:“每次你都這麼說,他把咱們倆

扔下不管,你還要替他說話嗎!”

說完,他扭頭就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裡,抱著被子大聲哭了起來。

秦飛曾經也是父母寵的孩子,他哪裡承的了那麼多。

秦飛的母親,坐在那裡不住地唉聲嘆氣,正在這時候,鄰居江叔從外麵走了進來。

“秦嫂,吃飯呢?”那江叔笑嘻嘻的說道。

秦飛的媽媽尷尬的笑了笑,說道:“剛吃,剛吃。”

江叔走過去大搖大擺的坐了下來,說道:“秦嫂啊,你看這小飛如今學習忽然倒退,各方麵也都在倒退,乾啥啥不行,我家語嫣可是小隊第一,全前十,兩個孩子差距有點明顯,以後也要保持距離對吧。”

秦飛的媽媽臉瞬間就難看了起來,這江叔就差直接說出“秦飛是廢”了。

“認他做乾兒子的事,我看也就這麼算了吧,我也是為了兩個孩子好。”江叔嬉皮笑臉的說道。

秦飛的媽媽皺了皺眉,說道:“一個月前,你可不是這麼說的,兩個孩子都很優秀,咱們兩家也應該互相幫助,你現在說出這種話,是不是太不仁義了?”

那江叔聽到這話臉也冷了下來,他把手裡的水杯往桌子上用力一放,說道:“現在和以前能比嗎?以前小飛是天才,現在呢?他就是一乾什麼什麼不的廢!”

躲在房間裡的秦飛聽到這話,猛地從房間裡麵竄了出來,他死死的看著江叔,一字一句的說道:“江叔,這話也是語嫣的意思對麼!”

江叔乾咳了一聲,有些不太好意思的說道:“沒錯,語嫣也是這麼個意思,你也別太難過,我看村頭的王瘸子,倒和你是一種人……”

“你!”秦飛的媽媽聽到他的話,臉鐵青,那村頭的王瘸子不僅瘸,還傻,江叔這話,完全就是在嘲笑秦飛。

秦飛咬了咬牙,他盯著江叔說道:“江叔,你回去告訴江語嫣,做這種人的乾哥哥,我秦飛不稀罕!”

江叔哼了一聲,說道:“這樣最好不過了。”

說完,他頭也不回的走出了秦家。

秦飛看著那江叔離去的背影,一無力湧了上來。

他現在什麼都沒有,說出的話,也不過是為了找回麵子而已。

江叔剛走,一個黑影忽然出現在了秦飛的麵前。

他高大英俊,材魁梧,不怒自威,站在那裡,彷彿有吞天滅地之威能!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秦飛的父親,秦祖!

“爸……”秦飛張了張,聲音抖地喊著。

他本以為他會恨自己的父親,可現在看到站在麵前的這個高大威猛的男人,他立馬脆弱的像個孩子。

秦飛張開,想要問他為什麼一直不回家,可秦祖手一,阻止了秦飛。

“小飛,你聽我說,我時間不多,我的每一句話,你都必須聽清楚。”秦祖的表異常嚴肅。

秦飛用力的點了點頭,父親在他的眼裡,如同一座高山,是他唯一的依靠。

秦祖手一,一顆金的圓形丹藥從他的手心飄了出來,接著他手往前一拍,那顆丹藥便直接飛到了秦飛的裡。

秦飛還沒來得及疑,父親的話,便在他的耳邊響起。

“一個月前,我與人手,迫不得已取走了你裡的金丹想要殊死一搏,很可惜失敗了。”秦祖麵目低垂,有些悵然。

“我畢生的經歷,全都留存在你的記憶裡了,現在的我,隻是一道殘念。”

“現在,你裡的金丹我已經歸還於你,如若不出所料,你將來的就比我隻高不低!”

“記住!你是我秦祖的兒子,天分絕無僅有!”

“該說的我都留在了你的記憶裡,小飛,不要怪父親,這一切都不是父親所願!”

“照顧好你媽媽……”

說完這番話後,秦祖高大的影,在秦飛的麵前一點點模糊,直至消散。

父親的這番話,好像是在和他道別。

他有一種不祥的預,這次,恐怕是最後一次和父親見麵了。

正在這時候,無數陌生的記憶,瘋狂湧到了腦海當中。

秦祖,幾年前不慎墜異界,踏修仙之途!

為了能夠回到星球,他拚命修煉,隻為能再見到自己的妻兒!

異界與星球不同,星球一天,便是異界一年,所以,秦祖雖然離開了隻有幾年的景,但實際上已經渡過了千餘年

的滄桑。

他天賦異稟,僅僅用三百年的時間便從一個凡人,修渡劫高手!而後更是直仙界,修了仙界鼎名的仙帝!

不幸的是,剛剛步仙帝的秦祖,便死在了對手設下的埋伏裡,秦祖在幻境之中無法走出,最終隕道消,幾近魂飛魄散。

臨死前,他拚命地分出一道殘念,帶回了秦飛的金丹。

秦祖用了上千年的時間,經歷了無數的磨難,好不容易步仙帝,能夠回家團聚,卻不想還問曾見到家人,便徹底消亡。

“父親……”他低聲呢喃,眼淚順著眼角流了出來,無盡的痛苦,幾乎讓秦飛不過氣。

“你……你沒事吧?江家的事,你也別放在心上,咱們……”

“媽,我沒事。”秦飛乾了眼淚,轉過頭來用力的對他母親出了一個微笑。

不知道秦祖已經道消人亡之事,他的母親一直支撐著這個家,因為堅信,有一天自己的丈夫會回來。

倘若現在讓知道父親已死,恐怕也就活不下去了。

現在,秦家隻剩下秦飛這一個男丁,他知道,接下來秦家的大梁,要靠自己挑起來了。

“這一切,就讓我來承吧。”秦飛盡管盡量保持冷靜,可悲傷之依然溢於言表。

好在秦飛媽媽以為他隻是了江語嫣的打擊,所以也沒有多想。

秦飛請了三天的假,沒有去學,他想要用這三天的時間,把所有的來龍去脈搞清楚。

秦祖給他留下了無盡的記憶,幾乎是秦祖一生的經歷,其中不僅有著修煉之法,更是有著珍貴的功法。

這對秦飛來說,是最為寶貴的財富。

殺害秦祖的,是仙界與秦祖齊名的仙帝,以秦飛現在的本事,恐怕對方不需要手便可將其泯滅。

“還是先步煉氣吧。”秦飛深吸了一口氣,迫使自己冷靜下來。

煉氣,乃修仙第一途徑,煉氣之上開始築基,築基之上又有開、靈虛、辟穀等近十個修為。

星球早在幾千幾萬年前便已經靈氣枯竭,但並非河落海乾,越是人煙稀之,靈氣便越為濃鬱。

好在秦飛家在一山腳之下,周圍鬱鬱蔥蔥,一片山林。通常來講,山腳之下必有靈氣,所以,秦飛一路從家裡走出,一直走到了山腳底下。

他緩緩地閉上了眼睛,著四周的靈氣。

秦飛不愧是仙帝之子,天分超乎常人,再加神錯裡蘊含被仙帝煉化過的金丹,他僅用了一天的時間,便能悉的到靈氣所在,更是步了煉氣之境。

達到煉氣之後,秦飛的便進了另一個層次,雖然不敢說超凡人,但普通的年壯漢,在秦飛麵前不足為懼。

“救命!”正在這時候,一道求救聲忽然從一旁的山林裡傳來。

接著,一個穿勁裝的孩,從裡麵匆匆忙忙的跑了出來,上衫不整,臉上慌不堪。

秦飛眉頭微皺,他定睛一看,發現在的後,有整整三條野狼窮追不捨!

這附近全是山林,並且未經開發,所以時常能發現野的蹤影,這也是為什麼這裡人跡罕至的原因之一。

秦飛來不及多想,他不確定能戰勝這三條野狼,但本善良的他,不可能見死不救。

這時,那三條野狼已經近,瞬間將那清秀孩撲倒在地。

秦飛握拳頭,迅速向前,他抬起腳猛地一腳踢在了一條狼的側上。

“嘭”的一聲,那條野狼頓時一聲哀嚎,飛了出去。

其餘兩條野狼虎視眈眈的看向了秦飛,中不停的發出嚎,似乎對秦飛有一些忌憚。

秦飛皺了皺眉頭,他一把將那孩扶了起來,說道:“快走,不然等會兒狼群來了,你我誰都走不了。”

那孩急忙點了點頭,從地上爬了起來。

剛準備跑,卻發現腳上有傷,跑不了。

“真是麻煩。”秦飛嘟囔了一句,他一把將那孩抱在了懷裡,抬腳就跑。

後的兩條野狼立馬咆哮著跟了上來,達到煉氣的秦飛,輕如燕,速度比常人快上許多,與那兩條野狼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

“壞了。”秦飛心裡暗想,這兩條野狼,恐怕是想跟蹤秦飛,估計用不了多久,便會有狼群來襲。

正在這時候,前方忽然出現了一輛越野車,那輛車停下之後,從上

麵迅速下來了三個人。

這三個人手裡麵端著獵槍,他對秦飛後開了一槍,那幾條野狼立馬扭頭就跑。

秦飛頓時鬆了口氣,他看了一眼抱在懷裡的孩,忍不住多打量了幾眼。

這孩亭亭玉立,秀可餐,微翹,任誰看了都有一種親上去的沖。

“小子,把姚曼放下來!”這時候,一個年輕人匆匆忙忙的跑過來,瞪著秦飛說道。

秦飛有些不好意思的鬆開了手,把這孩放了下來。

“你誰啊,誰讓你姚曼的?”那個年輕男人盯著秦飛,眼睛裡滿是不岔,其他兩個男人也都走了上來,把秦飛圍在了中間。

“敢占便宜,我看你是活膩了吧?”那年輕人冷笑著說道。

“住手!”這時候,那孩皺眉道,“是他救了我。”

“哦?”那年輕人掃了秦飛一眼,有些虛偽的說道:“原來是這樣,那可真是謝謝你了。”

說完,他擺了擺手,旁邊的人立馬拿出來了十幾張紅大鈔扔給了秦飛,說道:“看你這窮酸樣,應該是這山底下的吧,這些錢你拿著,夠你花一陣的了。”

秦飛頓時臉一冷,他哼了一聲,扭頭就走。

那年輕孩頓時急了,忍痛從地上爬了起來,快速的走到了秦飛的前,有些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你別介意啊,這次多謝你了。”

“不用。”秦飛麵無表的說道,“我隻是舉手之勞。”

這被稱作姚曼的孩訕笑了一聲,想了想,說道:“能借你傳音用一下嗎?”

傳音,即世界通用的通訊工。

秦飛沒有多想,他從口袋裡拿出來了老款的傳音給了姚曼。

“哼,窮,什麼年代了還用最老式的傳音。”一旁的那個年輕人冷嘲熱諷道。

這姚曼並沒有理會他,迅速的在秦飛的傳音上輸了一串號碼。

片刻之後,姚曼的傳音響了起來。

“這是我的聯係方式,你要是有什麼事,可以聯係我。”姚曼眨了眨眼說道。

秦飛把傳音拿了回去,略微點了點頭,便離開了這裡。

他走以後,那年輕人嘟囔道:“曼曼,你乾嘛對他這麼客氣?一個山腳下的賤民,給他點錢就是了。”

姚曼有些生氣的說道:“你以為誰都像你一樣?他剛剛可是救了我的命!”

那年輕人沒有說話,但是看得出來很不服氣。

“更何況,他剛剛一腳踢死了一條狼,你行嗎?”姚曼哼了一聲說道。

那年輕人一臉不屑道:“不就是一條狼嗎,我邊隨便一個人都能踢死!”

姚曼懶得再和他廢話,不耐煩的上了那輛車,其他幾個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

回到家裡吃過晚飯後,秦飛獨一人再次來到了這山腳之下。

對秦飛來說,眼下最重要的便是提升自己的實力。雖說煉氣期一層便已經算是踏上修仙之途,但實際上實力微乎其微,甚至一個散打高手,秦飛都未必敵得過。

煉氣,便是通過吞吐靈氣來煉化自裡的氣,將的孔開啟,天地間的初之氣,以此來提升的生命能量。

據說一個普通的煉氣巔峰,可以日行千裡,水中憋氣數小時,與人戰,即便拖也能把一個人拖死。

築基期,俗稱“百日築基”,顧名思義,便是用一百天的時間,為的修煉打下基礎。

築基期的高手,可以衍生心眼視,用靈氣沖擊裡的病灶,打通人氣脈,達到全絕對健康的狀態。

這一層次的高手,世間難尋,氣通則無病,每一口吐納,皆為天地間最為純質的靈氣。

至於更傳說中的層次,秦飛暫時不打算去瞭解,畢竟離自己還太遠。

一夜未眠,秦飛在這山穀之間修煉整整一夜。

第二天的清晨,他不僅覺不到疲倦,反而覺得神清氣爽。

今天是週末,距離秦飛的假期還剩下一天的時間,他不打算繼續修練下去,畢竟這周圍的靈氣,也近乎枯竭了。

剛回到家裡,秦飛的傳音便響了起來,拿起來傳音一看,發現是個陌生人。

秦飛皺了皺眉,他帶著疑接通了。

“屠狼勇士,猜猜我是誰。”剛接通,一道甜的聲音便響了起來。

秦飛不笑了起來,能這麼稱呼他的,除了昨天他救下

的那個孩,還能有誰。

“有事麼?”秦飛淡淡的問道。

對麵的姚曼聽到這話不眉頭微簇,要知道,可一直都是天之驕,幾乎所有人都把捧在手心上,追的人更是從靖州排到了燕城,如此冷淡的,還是第一個見到。

“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今天本小姐請你吃飯如何?”姚曼想了想,最終沒有和他計較。

“算了,我可不想再被辱一番。”秦飛淡淡的說道。

姚曼頓時眉頭皺的更了,盡管昨天那楊宇對秦飛很不客氣,但在靖州拒絕邀請的人,這秦飛還是第一個。

“這小子也有點太夜郎自大了。”姚曼皺了皺的小瓊鼻暗自嘀咕道。

不過想了想畢竟秦飛救過的命,還是耐著子跟秦飛辯解道:“放心,今天本小姐單獨請你,就這麼定了,我一會兒過去接你!”

說完,姚曼直接切斷通話。

秦飛皺了皺眉,他隻是一個窮小子,本不想和這些人打道。

經過這次事變後,秦飛清楚的明白,自己倘若沒有實力,誰都不會瞧得起你。

眼下對秦飛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提升自己的實力,倘若他已經達到築基,恐怕就是靖州的大佬,也得高看他兩眼。

剛掛掉傳音,從不遠便開來了一輛轎車,車穩穩當當的停在了秦飛的家門口。

“這麼快?”秦飛眉頭一皺,這剛掛掉傳音,人就到了?

“喲,這不是秦大天才嗎?”正在秦飛疑的時候,車窗搖了下來,出了秦飛那惡心的臉。

“他來乾什麼?”秦飛心裡暗道,這顧天是他的頭號敵人,莫非他還親自上門侮辱不?

這顧城家中資產上千萬,顧氏集團在靖州也算是鼎鼎有名,隻可惜,這些在秦飛眼中,本不屑一顧。

“你家就住在這種地方啊,嘖嘖,真是可憐。”顧天吸了一口煙,趾高氣揚的說道。

這時候,那江叔從房間裡急匆匆的跑了出來,他看到顧天後,立馬陪著笑臉說道:“顧爺,來找語嫣?”

顧天把煙頭往地上一扔,說道:“江叔叔,你當初是怎麼想的,語嫣這麼漂亮,怎麼能做一個窮酸小子的乾妹妹呢!”

那江叔聽到這話後看了秦飛一眼,接著嘟囔道:“你江叔我是山裡人,眼界小,以前看這秦飛學習好,又老實,才認他做乾兒子,哪知道是個廢呢。”

秦飛聽到這話,臉陡然一變,他冷冷的看了江叔一眼,眼中滿是寒意。

不過很快他便釋然了,這江叔不過一山樵野夫,秦飛本不願與他計較。

這時候,江語嫣從裡麵走了出來,打扮的花枝招展,臉上似乎還化了淡淡的妝容。

看了秦飛一眼,臉明顯有些不太自然。

“快走吧。”迅速的跑上了車,對顧天小聲說道。

顧天哈哈大笑了一聲,車故意開到了秦飛麵前,一隻手很刻意的搭在江語嫣的肩膀上,冷笑道:“秦大天才,你這輩子,永遠都會被我踩在腳底下!”

說完,他便開著車揚長而去。

秦飛不冷笑不已,一個月前這顧天幾乎被秦飛製,現在竟然還能說出這種話。

再反觀那江叔,他不停地對周圍的村民說道:“我的乾兒子,都看到了吧!大賓士!家裡資產上千萬呢!還是學裡的學員會主席!不像某些人,家裡窮就算了,學習還天天考倒數第一!”

他炫耀完還不忘奚落秦飛兩句,好像兩個人有什麼海深仇一般。

秦飛不覺得可笑,一個月前,這江叔還到宣揚秦飛是他的乾兒子,是全第一,鼎鼎大名的天才,這短短的一個月,竟然了他奚落的物件!

正在這時候,一輛從不遠不遠慢慢的開了過來,最後停在了秦飛的家門口。

車一停下,一道倩麗的影便從車上走了下來。

那孩十分年輕,眼睛水靈,如凝脂,一頭秀發隨意的散落在後,修長的大穿著一條黑的超短迷你,更是將材展現的完絕倫。

不僅如此,上有一種大家閨秀的氣質,不是胭脂俗所能相提並論的。

“仙啊……”周圍的村民不呢喃。

在眾人的矚目之下,姚曼一步步地走到了秦飛的麵前,手搭在了秦飛的肩膀上,莞爾笑道:“跟姐姐走吧。”

(本章完)著這個家,因為堅信,有一天自己的丈夫會回來。倘若現在讓知道父親已死,恐怕也就活不下去了。現在,秦家隻剩下秦飛這一個男丁,他知道,接下來秦家的大梁,要靠自己挑起來了。“這一切,就讓我來承吧。”秦飛盡管盡量保持冷靜,可悲傷之依然溢於言表。好在秦飛媽媽以為他隻是了江語嫣的打擊,所以也沒有多想。秦飛請了三天的假,沒有去學,他想要用這三天的時間,把所有的來龍去脈搞清楚。秦祖給他留下了無盡的記憶,幾乎是秦祖一...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